新闻动态
 
 
64封动物来信要告诉我们什么?——金华儿童文学作家获全国首个儿童自然图书奖

发布时间:2020-12-12浏览次数:11

今年春天,听得懂兽言鸟语的杜立特博士敲响了金华作家常立的家门,交给他厚厚一摞信。这是杜立特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动物们的信,想让常立发表出来,让更多的人听听动物在说什么。

10月,常立将《动物来信》结集出版。动物们的肺腑之言,感动了全国首个儿童自然图书奖——大鹏自然童书奖的评委们,《动物来信》获华文原创大奖。

我们都知道,杜立特是小说中人,所以,不是杜立特找到了常立,而是常立找到了杜立特,他让杜立特在书中充当动物来信收集者的角色,并为之作出精到的分析和解读。

动物来信要告诉我们什么?来听听作者常立的讲述。

 

动物们的信里都写些什么

《动物来信》共有64封。写信的动物包括灭绝动物、陆上动物、水下动物、空中动物,动物们的信写给人类,写给同类,写给植物,甚至写给故乡写给风。

信里有悲伤,有感激,有愤怒,有爱慕,一如我们人类所有的情感。

书中有一半的信是写给人类的。其中一些,充斥着对人类的控诉。有一封是美洲野牛写给印第安部落首领唐•比尔斯的战书。印第安部落和野牛本是相爱相杀的关系,他们会猎杀野牛,但也视之为图腾。后来白人给印第安人提供枪支弹药,美洲野牛被大量屠杀,濒临灭绝。美洲野牛的战书意味深长:“我出生在大草原上,自由的风吹拂过我的长鬃,炽热的阳光照耀过我的双角。我出生在可以自由呼吸的地方,我也将死在自由不会消亡之地。”

天堂鸟也给《泰坦尼克号》女主角露丝写了一封信。为什么写信给露丝?仔细看看电影《泰坦尼克号》开头你就会发现,那些登上豪华邮轮的贵族妇女中,露丝是唯一一个没有在帽子上插羽毛的。天堂鸟因为羽毛太美而被捕杀,于是它把信写给不戴羽毛的露丝:我的朋友们纷纷被人类杀死,仅仅因为我们拥有人类所没有的美丽羽毛。为美而死——你们说这是诗歌,我们说这是残忍。

这是一封对于人类的诅咒之信。天堂鸟在信里顺便普及了一个历史知识:泰坦尼克号上最贵重的物品不是那块叫“海洋之星”的宝石,而是放在船舱里的几十箱天堂鸟羽毛。

 

当然,动物来信也不全是对于人类的控诉,也有不少人与动物的温情美好时刻。鲸鲨给马来西亚渔民写了一封信。鲸鲨是最大最温柔的鲨鱼,素食动物,身上有许多星星斑纹。一头被绳索捆住的鲸鲨游向渔民,渔民温柔地解开了它身上的绳索,恢复自由的金鲨重新游回大海。这是个真实故事,来自于一则新闻。

另一封信的灵感也来自新闻:中国科学家黄晖被称为“珊瑚妈妈”,为了恢复南海珊瑚礁生态系统,她在海底“耕种”珊瑚20年。于是,常立让“想要茁壮成长的鹿角珊瑚”给“珊瑚妈妈”写了一封充满感激之情的信……

 

字里行间的“秘密”

在这一封封短短的动物来信中,常立隐藏了许多“秘密”。不留心,看不见。而要真正读懂这些信,你得懂得更多。比如野牛写给唐·比尔斯的那些话,脱胎于唐·比尔斯自己,他曾说:“我出生在大平原上,那里风自由吹拂,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挡太阳的光辉……”正如插图中野牛的半边脸和唐·比尔斯的半边脸重合在一起,野牛的命运也与印第安人的命运重合在一起。

鲸鲨和渔民的故事也不仅仅关于人与动物的和谐相处。“当鲸鲨游向渔民时,并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鱼叉还是一双援助的手。我要赞颂的,是朝着未知探索的勇气。”常立说。

天堂鸟说“为美而死——你们说这是诗歌”, “为美而死”是女诗人艾米莉·迪金森一首著名的诗。此外,动物有不少信写给作家:飞蛾写给法布尔,火鸡写给罗素,一只猫根据马克·吐温的《寻猫启事》,写了一则《寻人启事》,寻找它的“宠物人”。蝴蝶也给它们的忠实粉丝纳博科夫写信了,在信中探讨了关于写作的玄妙问题。

 

还有一些妈妈写给孩子的信,事关“教育焦虑”。比如,鹦鹉螺妈妈给自己的孩子写信,就是“你看别人家孩子”的口吻:你看菊石妈妈的孩子,多美多轻盈,跑得多快多远,你看你们自己,一个个这么胖,还要往水底跑……

两亿多年前,菊石曾经繁盛一时,原因正是鹦鹉螺妈妈羡慕的“轻盈”,它们的幼体轻盈漂流在海面上,营养充足,繁殖很快。然而,白垩纪大灭绝中,菊石幼体被覆盖在水面的有毒物质侵蚀,渐至灭绝,而胖胖的鹦鹉螺却因为“往水底跑”而躲过劫难,存活至今。

通过菊石和鹦鹉螺的故事,乃至许许多多动物的故事,常立想要表达的:生物在漫长演化过程中,采取什么策略会成功,其实是不可知的。越是丰富多样,越能适应变化莫测的未来。

文学强调发展个性,自然之道也是如此

《动物来信》不同于其他自然童书之处,也正在于“丰富多样”。

文体丰富多样,包括散文、童话、文言文、古诗、现代诗、议论文、说明文等等。知识丰富多样,科学、自然、文学、历史、地理等等学科糅合在一起。他想表达的“秘密”丰富多样,如上文所述。

《动物来信》的写作项目两年前就立项了,但常立在一年时间内没动笔,而是一直在看书,光动物科普书就看了100多本。真正动笔是今年春天。从一开始,他就不打算把《动物来信》写成单纯的科普书:“我看到市面上有些科普类童书宣称内含1000个知识点,觉得挺可怕的,平时孩子们的知识点已经学得够多了。在我看来,每一篇有一两个好玩、确凿的知识点就够了。”他要建立的是一个综合、立体、繁复的结构,因为“儿童文学作品应该像我们的世界一样无所不包”。

他也不想在科普书里丢掉文学的坚持。在他出版第一本童话集《从前,有一个点》时,就决定要“在科学的梦里写一个美字,在童话的梦里写一个真字”,《动物来信》也是如此。

读完《动物来信》,你会发现此言不虚。

 

作为一个老师,一个父亲,常立的教育观也流露于字里行间。他说,从文学角度,我们强调发展个性,寻找自我,如鲁迅讲的“立人”,尊个性而张精神;读多了自然科普书后发现,自然之道也是如此。旅鸽的命运就说明了这一点。旅鸽在19世纪时数量众多,最繁盛时有50亿只,然而,到了20世纪初期,旅鸽就灭绝了。追其自身原因,在书中,杜立特做出了分析:因为旅鸽面对来自种群内外的激烈竞争,个体稍有差池就被无情淘汰,所以,自然选择使得更能适应环境的基因突变迅速扩散到整个种群,导致旅鸽的遗传多样性大大降低。当环境随着人类活动再度剧烈变化时,严重同质化的旅鸽种群就无法适应而一溃千里了。

末尾,杜立特博士加了一句:这难道不是对人类的教育提出的警告吗?

 

原载于《金华日报》,2020年12月11日。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