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大图
 
 
研究生吴碧悦的书评文章登上学习强国

发布时间:2021-01-21浏览次数:319

读《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用故事书写历史呈现真实

故事是一个很有魅力的词,它意味着趣味、温度和活力。但创造一个好故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它十分考验作者的创作能力和审美品格。在我看来,《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称得上是一个用爱与智慧编织的好故事。



翻开《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首先引起我们注意的是扉页上的一行小字:“改编自瓦尔特·本雅明的真实故事。”以此为线索,让我们在正式进入这个故事之前,首先思考以下问题:什么是历史?什么是真实?

有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有人说,真相在史书中被扭曲、被改写,我们永远无法回到历史现场去触碰事情的真实面貌。如果以“公正”“客观”等词来自我标榜的史书是那样“不可靠”,那么,我们以何种书写方式才能更大程度地呈现真实呢?



在《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中,张蓓瑜为我们展示了一种智慧的书写策略,即用故事的虚构性和模糊性来书写历史,呈现真相。故事中的本雅明先生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但他所在的国家却容不下他的这些想法。为了逃脱士兵的监视和追捕,本雅明先生跟随着菲特科太太进行逃离。然而,带着一个神秘行李箱的他,还是没能成功逃到邻国。最后,本雅明先生和他那个神秘的行李箱一起消失了,只留下人们的无数猜测。

故事的主人公本雅明先生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他是二十世纪鼎鼎有名的哲学家,是一个生长在德国的犹太人,也是一个动乱年代中的普通人。创作者以本雅明受盖世太保追捕的经历为基础,创作了这一作品。但当作者在描述本雅明的逃亡过程时,故事中的许多细节都是虚构的。同时,故事的背景也是十分模糊的,有一定历史基础的成年读者不难发现,这个故事是对二战历史的折射。但就故事本身而言,我们看不到具体的年代、国度。可以说,创作者把本雅明先生及他的经历从历史中抽离出来,放到了一个更广大的天地。

这样做的好处是:这个故事指涉的不再是某场既定的战争或某个特指的国家政党,它指向的是专治、独裁、战争等行为本身,这些罪恶的事情在过往的千百年中无数次发生过,在当下也正发生着,在未来或许也无法避免。借助故事的形式,我们可以摆脱由自我的群体身份所带来的偏见,更加客观、真诚地去反思行为本身。因此,在我看来,借助真假难辨的故事,作者在呈现历史的时候超越了历史,她在故事中书写的远非历史的真实,而是关于人性、世界的真实,作品也因此具有了更强的普适性和更深的立意。



接下来,让我们继续思考第二个问题,即如何利用图画书为儿童讲述一个有关沉重历史的故事?回望本雅明先生逃亡的这一历史事件,我们必须承认,无论它以何种方式被书写,都难掩悲伤、凝重的底色,因为它必然涉及到屠杀、极权、死亡等字眼。这样残酷的历史该如何讲述给孩子们听呢?若我们以保护儿童免受伤害为借口,简单粗暴地在他们与历史间筑起厚厚的围墙,那不仅是对历史的亵渎,也是对未来的失责;但倘若我们沉溺于对伤痛的无节制迷恋,将严肃的思考扭曲成矫揉造作的哀叹,那不仅是对正义的污名化,更是对理性的驱逐。

在《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中,作者对沉重历史的书写方式是值得借鉴的,她充分利用了图画书在视觉方面的特殊优势,在画面细节中为读者提供了大量的信息,如在作品的第三个跨页中,许多士兵在街道上监视着人们。然而奇怪的是,在画面中,不仅街道上的人们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躲在房子里的人们也举着双手。士兵们的监视简直无孔不入,纵然有门墙之隔,人们依然活在高压与不安之中。又如本雅明先生走进山间旅馆的那幅画面,几所房子上分别标着48等神秘数字,这是作者的无心之笔,还是暗示了本雅明先生的死亡年龄?……利用画面细节,作者以一种隐晦的方式揭示了极权主义的可怕。同时,综观全书,柔和温暖的画面色调和拼贴手法的巧妙使用为作品增添了童趣之情,并减轻了原有的压抑感,这使得作品在直面沉重历史的同时仍能保持轻逸的品质。



《本雅明先生的神秘行李箱》是一部优秀的图画书,它兼具深度与温度,同时也颇有难度。它需要创作者既有对儿童的热爱,也有对历史的尊重,更有策略与智慧。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