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L.S.马修斯作品《鱼》研讨会

发布时间:2020-12-30浏览次数:13

本期研讨会作品——

《鱼》[英]L.S.马修斯

 


“我在一个即将干涸的泥坑里发现了一条鱼,正如水对于它,生存对于我和我的家人很快成为一种奢求。

在向导的带领下,我和爸爸妈妈逃离了这个战火临近、被灾难笼罩的国家,然而,一切并非想象中那么容易,纵然翻山越岭,也难觅一个安全的地方,恐惧和危险一直笼罩四周。

这条似乎有着神奇魔力的鱼,成为我们坚持下去的寄托与象征。”

 

研讨会

吴陈颖:浅谈儿童视角在灾难现实题材儿童文学作品中的运用

《鱼》这部作品具有宏大的格局和撼动人心的魄力,反映在与恶劣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作斗争时人性的坚韧不屈,表达对全人类的悲悯,对一切生灵的普世关怀。儿童视角在这部作品中,对于呈现真实生活面貌、揭示深层人性本质、启发思考和平意义与生存价值有着独到之处。

 

儿童视角的精神意蕴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儿童视角的本真性,一个是儿童视角的复调性本真性对于作品的悲壮色调起到淡化和重构的作用。在儿童善良本性和父母人文精神的双重影响下,主人公老虎拥有一颗善良、勇敢、坚韧的心。在困境中,一行四人依然保持孩童般的游戏精神,幽默的互动让读者感受到他们的乐观坚强,点亮了灰色的沉重色调,让人受到感情冲击的同时,也感到暖心和感动。

 

其次,儿童视角在叙述和表达上也存在复调性这一特征,作者将叙述的权利交给孩子,用孩子最清澈透亮的眼眸观察世界,以孩子的思维去建造属于他心中的最初模型;但同时作者也并没有退出叙述本身。在文中,成人视角对儿童视角的干预最明显的地方就是爸爸与向导的篝火对话,他们的谈话往往暗示着故事的发展走向,是故事隐性的叙述线索,成人视角的引入是对儿童视角的很好的补充

 


田晨晨:浅谈《鱼》的叙述视角及其他

戴维·洛奇说:“如何选择故事的视角,想必是小说家要做的最重要的决定,因为这会从根本上影响读者在情感和理性上对小说人物及其行为的态度。”

《鱼》的选用了儿童视角,这一视角有其独特魅力,但写起来相当于“带着镣铐跳舞”——所有的叙述搜必须符合孩子的认知水平和认知规律,但马修斯都处理得很好。

 

一、对儿童认知水平的把握

《鱼》故事发生的背景是比较复杂,真正解释起来,可能要说到波诡云谲的国际形势,血腥残酷的厮杀、宗教极端势力的对峙等等,但是如果从“老虎”的视角切入,就不能从这些这样写,因为一个小孩子可能没有如此丰富的知识。作者捕捉了这样一些场景:回家路上寸草不生的荒野,平日里不加入游戏的忧郁恐惧的孩子,毯子上没有腿的朋友,村子之间的冲突、村里失去父母的孤儿和失去丈夫的女人,缺水、下大雨爆发泥石流等等——一些“老虎”日常生活中见到的天灾人祸,以小见大来写一个动荡危险的环境。

 

二、留白的艺术效果

“小孩子能感知到的事情很多,但他们没有足够的言辞来形容这些感受,相较于他们那脱口而出的,捉襟见肘的词汇语言,他们的观察力,理解力要强得多。”在孩子“老虎”的视角下,作者会借用孩子敏锐的洞察力写一些意蕴深刻的细节,而不说破背后的本质(因为孩子或许不懂),造成了诸多留白。但敏锐的读者却可能意识到背后的本质,在读者的联想、想象之后,留白的地方会给人更强烈的震撼。

 

例如,在最开始的一章中,老虎邀请当地孩子们加入游戏时,有这样一段话:

 “在我们玩的时候,他们要么直勾勾地瞪着眼,要么在地上滚来滚去,而且一天比一瘦。

 

叙述者只说了“在地上滚来滚去”,而有经验的读者却可能想象到,他们很有可能被疾病缠身,忍受不了剧痛而在地上打滚,又为什么直勾勾地瞪着眼,或许是因为他们小小年纪就目睹了死亡、杀戮,被困在“噩梦”里。叙述者说的越云淡风轻,读者越读得惊心动魄。




刘柠:希望之鱼

我想来谈一谈“鱼的象喻”这个问题。我认为鱼的象喻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鱼与绿色联系在一起,象征着生机,象征着安居乐业的希望。

鱼出现在一个被叫作“池塘”的“水坑”里,“池塘”的边上有一些绿色的水藻,但绿色在书本设定的情景当中和水源一样,是非常稀缺的。那么这个鱼,从绿色当中跳出来,便和绿色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象征着这一片广袤土地上的生机,即“鱼”可以带来生机,也展现了人们对于安居乐业的希望。

 

第二,鱼与孩子的长途跋涉联系在一起,象征他对未来、前途的希望。

孩子在“池塘”中发现了一条又大又美丽的鱼,在抓到这条鱼的时候,鱼变大了。他认为他把鱼抓在手里,就抓住了欢笑与幸福。后来,变小的鱼被塞进了瓶子,这暗示了孩子对生活、对未来、对前途的希望渐渐萎缩。

直到鱼的个头又一次变小,他几乎进入绝望的境地。在父母的力量的帮助下,他重拾希望。可是,当意识到在武器、在战争面前人的无力时,他重新失去了好不容易鼓起的对生活的希望。终于,走了非常长的一段路的他认为自己经历过、并经受住了苦难,觉得自己成长为非常有勇气的真正的“老虎”,所以,鱼尽管是“又小又苍白”的,但却是“完美”的。

但是一段惊险的经历让他再度怀疑希望是否存在。而鱼在托盘里时而搁浅、时而安全的状态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在大人的鼓励下,他逐渐接受了生活的苦难和美好并存、希望时隐时现的现实。

结尾处,鱼及希望又一次变大,与书本开头处形成照应但又存在区别,这里的希望是孩子经过成长,体会过苦难、理解了苦难、并与苦难和解之后渴望保护希望、传递希望的希望。

 

第三,鱼作为父母帮忙守护的对象,也象征着父母对孩子开心、充满希望的希望。

在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不仅仅是孩子在保护着鱼,父母也在保护着鱼。父母允许孩子在时间紧急的情况下把这条鱼从水坑中捞出来,允许孩子在旅途中一路带着鱼,并且在如此危险的沼泽地里把鱼救出来。鱼柔弱,需要呵护,还象征着孩子成长过程中需要的爱与关心。




任柯颐:一场多重意味的悲喜剧

读罢全书,有如释重负,又沉重压抑之感。小男孩、父母与向导终于逃出生天,到达安全的地方,大团圆式的结尾令人不禁慨叹此前所有艰难困苦都是一次身心的冒险历练,具有很高的价值意义,可谓是皆大欢喜的喜剧结尾

 

但另一方面,小男孩的父母都是国际援助组织的成员,他们舍己为人的奉献展现了“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大爱和忧民伤时的精神,他们与难民共进退的遭遇被赋予了悲剧的崇高色彩。不难推测,他们之后还将遭遇无数次类似的经历,但下一次他们是否还能如此幸运,成功脱离危险?我们难以给出笃定的答案。这种模糊性、不确定性给作品一种神秘感,也增加了悲剧色彩。

 

在作品与读者的距离上,作者刻意隐去地点、事件和人物的具体信息,又赋予鱼、毛驴、对“我”的称呼以象征意义,使整个故事具有很强的普适性,不免令人联想到现实生活中为受难者奔波的国际援助组织的奉献者们,本书也是他们生活的真实写照。从这一点上说,本书不仅展露了对难民的同情,还有对援助者奉献精神的悲悯。这极大地增加了文本的厚度,开拓了格局的广度。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模糊的文本背景下,作者却设置了第一人称,使得本书又仅仅像是小男孩的个人历险,拉近了与读者的距离。这种以小见大的手法,增加了文本的张力。

 

此外,本书对我们的写作也有指导意义。我还记得汤汤老师曾经指出过我们写作的一个缺陷是:过分追求思想内涵的深度,而忽视了文本本身的艺术性、可读性。这本《鱼》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写作参考,它既具有意义的深度,又不失艺术的感染力。



叶梦瑶:希望的力量

一条流光溢彩的神奇的鱼,一群不断逃难的人,在一个混乱的年代相依为命。然而在一片死寂当中,有一股力量在支撑着他们前行。在故事中动物被赋予了不同的色彩。文章中的鱼极富象征主义色彩,无论在哪种情况下,它总是能坚强地活下来,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在故事的主人公“我”深陷泥淖的时候,始终在叫喊地是去救那条鱼。为什么?因为那是他们的希望,一个足以相信奇迹会发生的希望。即便到了最危险的境地,人们仍旧不愿意放弃它,正如同不愿意放弃希望,而鱼顽强的生命力正象征着希望力量的伟大。而故事中还有一个动物——驴,从始至终展现着坚韧的力量。作为这个生存团队中的一员,它承担着太多的作用:驼行李、过沼泽……它的存在也给了这个生存团队继续行进下去的力量,走到最后,驴已经超越了其作为动物本身的意义

 

书中的母亲也是一个很具有力量的女人,她是柔和却又坚韧的。她为了不让房梁压倒孩子而硬撑了好久,在这里,父亲作为男性力量的代表发出的惊讶与之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女性的力量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和赞扬

 

在这趟艰难的旅程中,每个个体都没有放弃希望,而这种希望带来了蓬勃的力量,支撑着他们走到了最后。



林辛格:一部“完美”的儿童小说

教育意义来说,《鱼》是一部堪称完美的儿童小说

 

首先是主题。对于儿童而言,这是一个关于坚持与勇敢的故事。书中的叙述者是“老虎”,一个典型的儿童形象,对世界充满着好奇,喜欢在雨中蹦跳,不喜欢喝不好喝的粥,一旦认定某件事情,就格外坚持,这些都是一般儿童所带有的特质,于是儿童很容易地将老虎的性格代入自身,在阅读的过程中,仿佛和书中的老虎一样,变得勇敢了起来:和老虎一起忍着疼痛,奔走在逃难的路上,和老虎一起憋着气躲在冰冷刺骨的泥潭,最后成功逃脱险境。

除了勇敢的主题外,无私、友善,这些代表人类高尚品质的教育主题,都对儿童起了良好的引导作用。向导是书中典型的奉献者的代表。就像他在书中所说的:“是的,也许这就是我还活着的缘故,为了你们。”他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是老虎一家人的精神支柱,最后,他带领着老虎一家到达了安全地带,自己却只身离去了,没有收取任何物质报酬。

 

这篇小说之所以具有良好的教育意义,还在于人物形象的刻画上。若细细品味,这本书里几乎每一个人物都是可以揣摩的。正面的人物形象很多,除了上述提到的形象外,还有母亲:独立、坚强又温柔的女性,父亲:顶天立地、爱岗爱家的男性;反面人物则很少,出场次数不多,起到的也只是推动情节的作用。正因为如此,整本书总体上充满着积极向上的力量,能够很好地引导儿童的价值观。




王洁:由“鱼”看开去

被发现时,鱼在绝境;路途中,鱼亦在绝境。鱼的生存空间的不断变化,总是处于绝境,这实则反映了主人公的人生境遇。他们经历的险阻总是越来越多,一线生机似乎在彼岸,却找不到正确的路。然而他们始终没有停下脚步,正如他们没有在极度缺水的情况下放弃作为信念的鱼一样。由此,“我”和鱼可以进行身份的置换,如在“我”陷入泥沼的时候,想起“我就是这样把它从泥浆里救起来的”。两者在命运轨迹上有着微妙的共性,相互支撑,相互救赎,最后各自归属到“自己最应该去的地方”,在无形而坚韧的“信任”之中,继续新的生活。

 

绝境中,还少不了人对于命运和灾难的探讨,这也是儿童在阅读中不可回避、但大多数童书缺失的话题。向导认为被救出的鱼很“幸运”;而在前面的情节中,向导叙述自己全家死于战乱,仅有自己存活,那个时候父亲也认为他很“幸运”。妈妈对向导说,“活着就是幸运”。那么,在对命运的“幸”与“不幸”下定义的时候,孩子们能从字里行间体悟到温室之外的残忍、灰暗,知道有光就有暗,有幸运就有不幸,而一切的存在都是合理,世界本不该遮遮掩掩,只需勇敢地面对。人间总有不可避免的绝境,而信念也从未缺席,这便是《鱼》带给孩子们的一些思考。




王潇宇:希望是钻石一样的东西

当年看《流浪地球》的时候一直记得两句台词,一句是“希望是钻石一样的东西”,在老虎的世界里,希望是她的那条鱼。首先它是具备美好意象的,“鱼鳞在水中闪闪发光”,“它转来转去时,在月光下折射出各种斑斓的颜色。” 所以钻石是耀眼的,但是木炭不是。美好的意象是人的希望所具有的象征性之一,不如说,每个人的希望都是美好灿烂的。另一句台词是“我们最后选择希望。”在《鱼》的故事里面,其实每个人都在拿鱼作为希望,不仅是老虎、父亲、母亲、向导,甚至连三个悍匪也是,“他们认为你做的事很怪,不过他们觉得很好……他们在夸你,说你很好。”悍匪是“突然大笑起来的,笑声很友善。”钻石是一个巨大的骗局,但是当人们相信钻石恒久远的时候,才产生了它的价值,老虎一家人对“鱼”的精神寄托产生了他们的生命价值:“一条鱼在这么艰难的处境下都能活下去,那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呢”

 

在希望之外,战乱的世界里,我看到了每个人闪烁的人性光辉。“鱼”不仅作为希望而留存,更因父母亲和老虎的人性所留存,他们不仅没吃了它,甚至在一开始“鱼”身陷小泥塘的时候,父母都支持老虎去救鱼,并且为此多背了一个沉重的锅。《鱼》所传递出来的人性温度才是整本书温暖人心的力量。




梁圣娜:生命、守护和哭笑

书封上写着“希望如氧气一样,有它在,就有生命,就有奇迹”,书里最大的奇迹应该是主角一家的成功过境,但大大小小的奇迹如同森林的蘑菇生长在书的土壤里。如29页为了孩子赤手托了两个多小时沉重房梁的母亲、几次濒临死亡但存活下来的鱼、即将掉落悬崖终被救起的驴、124页费劲全身气力独自脱离危险的我……这些奇迹的发生都强调着“生命”和“守护”的命题。“鱼”对“我”来说是那么重要,过境前路难测,“我”依旧坚持要带上它,哪怕陷入危难,“我”也时刻牵挂着鱼的安危,于“我”而言,鱼已经不止是一个生命,更是与其伴生、相互守护的希望;“我”之于父母亦如是。

 

把它拿直,端平。孩子妈妈,你看着老虎的脚。老虎,你看着托盘。只有几步了!

 

虽然鱼的重要是相伴群体的,但是“鱼”“我”“父母”总让我感觉是特别的三者,有特别的关联,文中许多地方将三者巧妙联系起来,展现了生命之间的相互依靠和守护。这个命题实际上在其他角色中也在不断重复,譬如开始时父母没日没夜地救援和帮助难民,“我”和难民一起玩闹,带着毯子朋友到处“旅行”,难民之间的帮助扶持,不明动物和睡梦中苦吟的我、向导和他的毛驴、毛驴和过沼泽的我们、向导和我们一家的相互信任和成就,最后那位警察和我们……生命一视同仁,不论是什么样的人,或是什么样的动物。

文中“哭”和“笑”的描写、反复、铺垫都极具特色,不在此赘述。

 

这次逃脱的经历,是一段生命的成长,不止是鱼,不止是我,更是父母、向导等所有生命的成长。“他就在这儿,就在什么地方”,在意犹未尽中,书中的故事到了结尾,他们的真正逃离并不在通过边境线,而在坦然并感激地接受鱼和向导的离开,同时在心中埋下了独挡一面的信念和力量。




郑逸群:杂感

我读过福克纳的《我弥留之际》,其中也有一个鱼的象征。我查找到在基督教里,鱼是繁衍以及生生不息的象征。鱼在基督教文化中也有三位一体的含义,它既象征着母性的力量,还象征着繁衍和生生不息,以及一种真理,或者是一种活下去的力量。我们在读这本书的时候也不能忽视它西方宗教文化的背景


我国儿童文学中的苦难叙事书写越来越少了,我们大多描写家庭和校园,很少写战争。这本书的环境比较像中东地区,那儿战乱频频,民不聊生,但是维和部队或者是国际救援组织会去帮助当地的百姓。孩子本该享受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而现在他必须要面临一些生死抉择,或是成人都很难去面对的事。这让我想起了尤里奥莱夫的《快跑!男孩》,还有《鸟儿街上的岛屿》,把三个作品放在一起读会有不同的感受。孩子在战乱的时候还保有天真、欢乐和愉悦,比如说他落水时还在想自己可以当珍珠采集人员,我觉得这也是儿童文学独特的魅力。此外,我觉得这本书可能在象征主义之外还有魔幻现实主义的味道。它的故事是真的,但是人物似真似幻。比如说不辞而别的向导,还有不见了的毛驴,都是可以深入去探讨的意象。


刚才汤汤老师说到鱼时大时小,在孩子第一次看见它的时候,它是一种蓬勃生命力的象征。在满目疮痍的战争环境下突然见到一条鱼,孩子的内心深处是无限惊喜和愉悦的。这时,在孩子眼中,鱼又大又美丽。但是在逃难中步步艰险的情况下,鱼又处在一个狭小的一个水平当中,好像它的体积也一下子缩小了,在不同的环境下看同样的事物有不同的感受




陈怡:总结

我从创作的角度,来谈一下这个作品带给我的思考和启发。就像刚刚田晨晨说的一段婚外情,以妻子的视角和以丈夫的视角来看是不一样,那么一段文本以读者和创作者的视角来看,也会不一样的。

 

首先,我要谈的是故事的叙述层面

这个故事是写主人公一家人一路逃亡,是一个历险的故事,这样故事如果交给我们写,就像刚刚吴陈颖说的,晚上遇到三个危险人物的场景,那样的情节,我们觉得可以大干一场了,应该大写特写的。但是作者叙述得比较冷静克制,他自如的在紧张与平静这两种状态间进行微妙切换,在艰难逃亡的苦难叙事中穿插家庭琐事的回忆,很好的保持了叙事节奏推进上的张弛有道;人物之间的互动,比如说主人公和爸爸妈妈之间俏皮而默契感十足的对话,以及第一人称的儿童叙事视角的运用,使得整个小说处处透露出浑然天成的趣味,维持了轻与重之间的平衡。

儿童小说好,童话也好,说白了讲故事,那么叙述故事的节奏和轻重,收和放的度,就尤为重要,也我们在叙述故事的时候,很容易写得拖沓、啰嗦,把前因后果讲得特别清楚,这个作品很多信息作者没有交代得很清楚,刘柠同学也谈到了,存在对战争背景的弱化,对战争的刻意搁置,很多可以产生强烈戏剧性的场景和情节,作者也没有大肆的铺张渲染。

 

第二点就是思想情感的表达与故事的融合度层面

抽离出来所谓的主题和思想情感内涵,表达的仍然是儿童文学中一些常见的母题,比如说叶梦瑶提到的希望、成长、生命力、勇气、爱等等,还有林辛格同学提到的,教育性的思想,这些主题,写不好就会显得僵硬、刻意,落入俗套,无法与故事融为一体,达成默契。就像任柯颐同学提到的,我们创作存在一个过分追求思想内涵的深度,而忽视文本本身的艺术性和可读性。《鱼》这本书就把思想情感很好的融入到了故事中,把旧主题写出了新意。因为他通过很多细节,把故事立起来,因此情感的表达恰到好处,比如说一家人彼此之间的爱与尊重,流亡过程中的乐观坚强和克服困难的智慧,是通过很多一家人与向导之间生活化的事件和对话来表现的,比如说吴陈颖提到的,爸爸背老虎的情节,还有与驴之间的互动等待,因此呈现出自然质朴真诚的质地。

 

第三点是鱼的象征性与隐喻性

鱼的象征性是大家谈得比较多的,它象征希望、美好,生命,象征着战胜困难的强大力量等等,林辛格同学也针对鱼的超现实提出了一个疑问。首先,针对林辛格同学的疑问,我想说一下我的看法。鱼是整个现实叙述中溢出来的部分,带有超现实的色彩,鱼是作者的浪漫的想象,是苦难童年的诗意时刻,正是鱼的设定让这个作品有了新意,把鱼拿掉,故事仍然是好故事,但是会失去灵气。所以我们在创作的时候,不妨打破所谓文体的限制,也可以试试这样的写法,幻想小说不就是这样产生的吗?

其次,鱼作为一个贯穿整本书的一个带有丰富意味的形象,作者是怎样去塑造它的,它的大小变化,又是如何赋予它象征意义的,这些问题我觉得可以从创作者的角度再深入思考。

 

还有几个点是在研讨会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讨论和思考的,比如说,女性形象的塑造对女性力量的赞扬向导的形象,还有吴陈颖同学谈到的翻译问题,林幸格同学提到的儿童文学中的教育与文学的关系等,王潇宇同学说的,儿童文学写作中的禁忌书写问题,郑逸群学姐说的苦难叙事问题等等。




汤汤老师以《鱼》为例和大家聊聊创作的问题

《鱼》,一个字书名,似乎平常极了,但又莫名惊艳。整部小说也如书名一样,简洁,有力,回味无穷。这是一部能带来惊喜感和冲击力的儿童小说,奇怪的是,它并没有很复杂的故事情节,却为什么能让人读得倍感过瘾呢?到底是什么让它成为了一个好作品?


我们的同学都在尝试创作,在看一个作品的时候,要学会从创作的角度去分析和琢磨,它在哪一方面是优秀的,是可以启发到我们的,是可以营养我们写作的。能看出一个作品的好坏,并能分析出好在哪里,坏在哪里,这是写作者需要具备的很重要的能力。


《鱼》的题材颇为特殊,离日常生活很远,这首先会给读者带来一种新鲜感。我们读到的国内外太多的儿童小说,往往离不开学校或者家庭,很难出新。而《鱼》讲述了一个到他国援助的家庭,在战火临近时艰难离开、穿越边境抵达安全地带的故事。这样的题材因为少见,所以显得特别。但它的优秀并不是因为题材优势带来的。


再看故事,故事也不算复杂,小男孩老虎跟着爸爸妈妈,在向导和一头驴的带领下,忍受着饥饿、寒冷、恐惧和极度的疲劳,蹚过泥沼,翻山越岭,穿越边境,离开迫近的战火,抵达安全地带的事情。


那么,究竟是什么让读者眼前一亮,让我们觉得它是一部文学品质上佳的儿童小说?琢磨和分析文本,有益于我们的创作,好的作品是天然的老师,只要你愿意潜进去细细感受。我们不能像一般读者那样只为了阅读快感,而要像章鱼伸出触角那样,捕捉住“养分”。


同学们的发言超出我的预料,我再补充三点:
一是《鱼》的语言,这是一清如水、朴素简洁的语言,其间散落着诸多精准有力的细节以及让人可以反复咀嚼的留白。同时值得一提的是,小男孩老虎第一人称的叙述视角,全篇的口吻和语气都很贴合一个小男孩对世界的理解,没有成人化,也没有刻意幼稚化,而是妥帖地包含着男孩的性情,男孩的天真,男孩的困惑,男孩的善良和坚忍。二是弥漫全书感人至深的人性光辉。在危险重重和恐怖弥漫的逃生路上,一个男孩,三个大人,一头驴,带着一条鱼。在自己的生命都朝不保夕的情况下,他们竟还有一份心情来救一条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鱼。在战火和灾难中,在恐惧和危险中,在一片苍凉和荒芜的生存底色里,我们看见了生命的坚忍以及人性的光辉灼灼闪亮,爱、悲悯和信仰就像亮在寒夜中的火光。三这是一个充满隐喻意义的故事。 鱼一方面象征着柔弱和无助的生命,需要用爱和同情去拯救,就像男孩的爸爸妈妈带着爱来到异国他乡,只为了能救助那些受苦受难的人们,为他们做一点点什么事情。无论是救一条小鱼,还是援助难民,这些竭尽全力的拯救都源于对生命深切的爱和同情。同时,鱼又象征着希望,引领着人们走向美好和奇迹。男孩带着鱼逃生,一路上鱼的确带来了很多麻烦。但也是因为这条鱼,给了男孩行走下去的毅力和勇气。在面临山贼枪口射杀的时候,在跳进沼泽里的时候,是鱼给了他一次一次坚持下去的力量。男孩救了鱼,同时鱼也救了他。这条鱼。这条鱼使一个逃生的故事,充满了爱,悲悯和希望,使作品丰盈跳脱、惊心动魄又余味悠长,同时拥有轻盈又厚实的质地,也充满天真、童心和诗意。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