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周莹瑶:《止哭灵》

发布时间:2020-11-19浏览次数:10

止哭灵

“啪!”经历了一场“高空飞行”之后,小袋鼠若若感到自己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枯枝败叶像针扎一样刺入它的肌肤。小袋鼠觉得自己被严严实实的地包裹了起来,里面还有一点点湿润的泥土的气息。伴着清甜甜的香气,小袋鼠闭上眼睛,美美地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小袋鼠才觉得肚子传来尖叫的声音,小袋鼠吃力地张开眼睛,滴溜溜地环顾四周——草叶儿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好像小小的牙齿在裁减着叶子的边缘。还有白蚁一扭一扭地出来,估计要参加什么舞会。可是,小袋鼠使劲伸了伸胳膊,伸了伸腿,感觉没有妈妈的育儿袋那样蹦蹦床一样的弹力——小袋鼠常常在妈妈的育儿袋里踢一踢。可是现在,无论怎么挥舞着手脚,也触及不了那一缕温情。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呀!

小袋鼠若若第一次站在地面上看那些高高大大的植物——风像是一座石墨,把阳光研磨得粉碎,小心翼翼地洒进小袋鼠若若的眼睛里。那阳光甜腻腻的有一点妈妈的乳汁的香味,每一滴都饱满得像要滴落下来了。小袋鼠突然忘记了寒冷,感觉那金色的阳光像是蜂蜜一样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鸟儿在枝叶间聒噪着,一吞一吐好像在吮吸着阳光,发出咕嘟咕嘟狼吞虎咽的声音。

若若还没有学会跳,它还没在妈妈的育儿袋里待够——它出生还没几天呀,没发育完全到告别妈妈的时候呢!什么东西都还是新鲜鲜的,像刚刚剥出来的桔子一样。小袋鼠用力拨开一段小小的树皮,一大群蚂蚁爬了出来,小袋鼠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黑乎乎的东西,吓得赶紧一跳,被一株丁点大的蘑菇绊倒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哇哇大哭起来。眼泪打在树下的小草儿上,一脚踢开了刚刚还在草叶儿上睡懒觉的露珠。

大树公公挥舞着拉拉队一样的花环,对小袋鼠说:“小朋友,你哭什么呀?你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小袋鼠撅着小嘴唇儿,说:“妈妈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一不小心从妈妈的育儿袋里掉出来了,呜呜……”

大树公公叹了一口气,把叶子换了一个姿势,把大桶大桶的阳光倾倒在小袋鼠身上。

若若依旧支支吾吾地哭着,眼泪儿咯在泥土上,一溜烟儿钻了进去,吓得小蚯蚓以为自己的屋子漏水了,刺溜一下跑了出来。小蚯蚓舔了舔小袋鼠还嫩得很的小脚丫:“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是不是走丢了呀?”

若若狠狠地把头扭到一边去,一点也不理会小蚯蚓,自顾自地哭着。

小蚯蚓蹭了蹭若若,若若依旧无动于衷。小蚯蚓本来还想跟若若一起玩游戏,可是看到若若一点也不理睬他,只好去找别的小蚯蚓玩去了。

小倾听正在旁边的草儿上荡秋千,却看见若若抹着眼泪哭得伤心极了,就拍拍若若的肩膀:“若若,我们一起荡秋千吧!”

若若还在想念蹦蹦床,只是觉得哭得两脚都没有力气,她试着蹦了蹦,怎么也够不到那个高高的秋千。

小蜻蜓说:“那,我陪你去找妈妈吧!”

若若一边哭着,一边点了点头,跟着小蜻蜓一起上路。可是,她实在饿坏啦,走路也走不动啦,瘫倒在地上,依旧哭着,等着妈妈过来给她送甜甜蜜蜜的乳汁。

小蜻蜓无可奈何,只好兀自飞走了。

突然,一击惊雷震碎了大树公公的帐篷,雨儿争先恐后地蹦跶进森林里。若若吓得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连只是觉得大水漫上自己的皮肤,让她喘不过气来。

“吵死了!”青蛙伯伯气急败坏地从水里窜出来,“谁家的小朋友,这么不听话,这么会哭、这么会哭!你要再哭,我就把你吃掉!”若若不理不睬,依旧哭着,又饿又累,肚子里好像有一排牙齿,在狠狠地咬着,若若哭得更狠了。

青蛙伯伯怒火中烧,张开血盆大口,伸出了又长又有力的舌头,就要把若若卷走。

正在那一刻,一滴雨珠一不小心打了滑,落入了若若的嘴巴,若若觉得那滴雨珠里好像夹杂着什么东西,甜津津的,像是春蚕姐姐吐出来的洁白的丝线,又像鲜花公主受伤后滴落下的浅黄色的汁液,又像彩虹姑娘遗落下的花裙子上的一片绸缎。若若砸吧着嘴,感觉那一滴好像是一页帆船,在若若的身体里绕了一圈,东摸摸西碰碰,抚摸着每一寸的器官。若若觉得自己的眼睛忽而明亮了许多,所有的雨珠都成为了一个个折射着阳光的水晶,身着幻美的衣装,炫舞在她的面前。泪珠儿接受了风儿的请柬,还没来得及说“拜拜”,就不翼而飞了。若若眨巴眨巴眼睛,惊讶地看看面前——青蛙伯伯的怒气也消失了大半,咧开大嘴儿微笑着说:“我说小袋鼠就是乖孩子嘛!”

若若抬起头来看,天上依旧乌云密布,雨珠争先恐后地出来跳化装舞会。是谁送的小水珠呢?若若好奇地心想。

“咦,刚刚我喝的是啥?”若若问小草儿。小草儿一边拼命地修补着她翠绿的裙子,一边说:“我也不知道呀。”

“小蘑菇,你知道是谁给我喝了那一滴汁液吗?”小蘑菇摇摇头:“不清楚诶。”

若若低下头,用力撕扯下一片叶子,开始使劲咀嚼了起来。她上路了,蹦蹦跳跳的,觉得路上的小草就像地毯一样有弹性,就是雨点像拳头一样砸在身上,让若若浑身不自在。她想找一朵白得像花仙子的婚纱一样的白云,在下面避避雨。

若若跳呀,跳呀,一下子到了河边。河水哗啦啦地流淌着,若若看着水流卷着打着漩涡奔跑着,她心里直打鼓。她伸出脚来试了试河水——天哪,冰凉冰凉的,一定是冬天姑娘忘记了把她的水壶带走了,况且,水儿讨厌若若打乱了它们的队伍,生气地撞开了若若的小脚。若若退后三分,担心自己会掉进去。可是,对岸,一朵小小的白云像是一把小伞,把雨点儿通通都拒之门外。若若望着那朵小云,喊着“小云,小云,你到这边来吧!”

小云看了一眼若若,无奈地说:“对不起呀,若若,我这边有许多小花小草要我照顾,你自己过来吧!”

若若看着哗哗的流水,不知道怎么办。鳄鱼大叔张开大口,发出呵呵的笑声,臭气弥漫了整个空气。他游到岸边,说:“来来来,小姑娘,我送你到河岸!”若若开心极了,一蹦一跳地跑过去,“真的呀!谢谢鳄鱼大叔!”“当然啦!整个大森林都知道鳄鱼大叔最善良了。”若若伸出脚来跳到鳄鱼大叔绿色的铠甲上。鳄鱼大叔突然发出一声尖利的嘲笑,水花花也竞相避开了,张开大口,咬住了小袋鼠的脚。小袋鼠疼得嗷嗷地叫,眼泪哗哗地淌,噼噼啪啪地混着雨滴落在水里。若若闭上了眼睛……

突然,鳄鱼大叔的脚被水底的水草缠住了,不禁“啊!”地叫唤了出来,顺势松开了若若。若若赶紧爬上附近的一大片荷叶,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脚,越想越委屈,呜呜哭起来。“妈妈,你怎么丢下我不管呀,我要过河呀!”

若若觉得有一只小手给她递了一小勺汁液,她啜饮了那饮料,酸酸甜甜,像桔子汁一样,正是上次混杂的味道!若若的眼泪都牵着手跑走了,若若睁开明亮的眼睛,左顾右盼。突然,她看见旁边栖息着一只明黄色的小精灵,不停地扇动翅膀。

“小精灵,是你给我那止哭灵吗?”

小精灵笑了笑,说:“对呀!”

若若高兴坏啦,说:“小精灵,谢谢你哟!”

若若说着又跳上了一片荷叶。她跳过一片片荷叶,到达了对岸,跟许多小动物——小猴子,小松鼠,小乌龟,都在云朵下避雨。小袋鼠在那里结交了好多小伙伴。热情的小刺猬也走过来,伸出小手要和若若交朋友。若若非常开心给了小刺猬一个大大的拥抱。若若感觉全身钻心地疼,哭着想一脚踢开小刺猬,一踢,脚底板又被刺出千疮百孔。若若嚎啕大哭起来:“你这个骗子!坏人!”小刺猬不知道做错了什么,赶紧想上去安慰小袋鼠,可是小袋鼠只顾着哭,左躲右闪,一点也不想碰到小刺猬。一旁看着的小精灵赶紧送来一勺止哭灵,若若的眼泪又消失殆尽了,跟小伙伴们一块儿做游戏。

这时,一点点小小的哭泣的声音传入若若的耳朵:“嘤嘤……嘤嘤……”若若抬头一看,大树公公的帐篷里,一只小小的鸟儿正在流泪。若若惊讶地问:“小鸟,小鸟,你哭什么,跟我门一起玩吧!”

“我的妈妈……呜呜……”小鸟艰难地吐出几个字,接着又是一串哭声。

“怎么了?别哭了,小鸟。”

“刚刚我喝妈妈在另一棵树上,突然一个雷公公的棒槌一下子砸到那棵树上了,我的妈妈一下子把我推了出去,自己被那棵大树压死了……呜呜……”

“你快别哭了呀!我的妈妈也不见了,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若若。”

小鸟根本不理会若若,只是哭着。

若若抬起头对小精灵说:“小精灵,快给若若一勺止哭灵吧!”小精灵扑棱着翅膀,将一勺香甜甜的汁液给了小鸟。小鸟的脸上突然映现了欢笑,扑腾着翅膀飞下来,一同玩游戏了。

若若心中像是有一只小气球,呼啦啦飞上了天!她对小精灵说:“小精灵,有了你,我们大森林里再也不会有哭声啦!”若若看见走丢了的小猴子在哭,就让小精灵给她一勺止哭灵;看见被踩疼了的小蘑菇默默饮泣,她也让小精灵奉上一勺止哭灵;看见家被洪水淹没的小熊泣不成声,她就也让小精灵给一勺止哭灵……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若若自己几乎不流眼泪了。

小精灵跟着若若飞来飞去,若若越长越强壮了,小精灵都快跟不上若若跳跃的速度了。若若欢跃着,时常回过头,看着小精灵吃力地扇动着翅膀,大喊:“小精灵,你快一点呀,这儿又有一只小动物哭啦!”小精灵一边喘着气,一边努力扇动着翅膀。

若若跳呀蹦呀来到河边,河水哗哗地流着,拍着浪花庆祝若若的长大。若若正要一跳飞跃到河对岸,突然,耳边传来一点小小的声响——“咦,是谁在哭?”

水底伸出一个带着深绿色头盔的脑袋,脸上水淋淋的,原来是鳄鱼大叔。

若若瞥了一眼鳄鱼大叔,爱理不理地跳过河对岸。

鳄鱼大叔叹了一口气,喊:“若若,若若,你等一等啊!我的儿子被猎人打死了,给我一点止哭灵吧……”

若若头也不回地跳着,但是鳄鱼大叔的声音一直在后面追着她。

若若坐下来,那句“若若,若若,给我一点止哭灵呀!”又被风儿捎了过来,在她的耳边轻轻念叨着。哭声越来越大,连枝叶都不安分地扭动起来,落下一地种子。若若感觉那声音好像成熟的果子噼噼啪啪地扑在自己的身上一样。若若还得等着那气喘吁吁的小精灵赶上来。小精灵飞得越来越慢,老是要让若若等着。

若若等了半天,小精灵却依旧不出现,若若等得不耐烦了,只好回到河岸边。小精灵垂下了翅膀对若若说:“若若,我老了,我飞不过河对岸了。”

若若看见鳄鱼大叔依旧抱着一个闭着眼睛的小鳄鱼,泪珠儿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在小鳄鱼已经有点发白了的身体上。

若若说:“小精灵,给鳄鱼大叔一点止哭灵吧!”

若若看见小精灵犹豫了一下,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脱下已经皱巴巴的翅膀,撕开自己的皮肤,变成一个已经扁得不成样子的桔子,掏出最后一瓣金黄的桔子,把明亮亮的汁液挤进了鳄鱼大叔的嘴里。一片单薄的橘皮落了下来,小精灵不见了。原来小精灵一直在用自己的汁液止哭!若若突然想哭,但是又不能够哭,因为小精灵不在了,止哭灵也不在了……

若若感觉小溪也被凝固成了一整个冰凌。她离开了小溪,感觉整个森林都在哭泣,不知道是真实的还是幻听。她倚靠着大树公公的躯体坐下,呆呆地看着天空的眼泪凝在叶子上。她伸手轻轻拭去了草叶上的泪珠。大树公公问:“小袋鼠,你的止哭小精灵呢?”

若若垂下头说:“她……她死了……”

“哎。”大树公公叹了一口气,叶子都纷纷逃离了树枝,“她不容易呀!”

“嗯?”若若抬起头。

“你想知道小精灵为什么一直跟着你,让你不哭吗?”

若若摇摇头。

“哎,若若啊,这只小精灵是你的妈妈的化身呀!”

“啊?妈妈?”

“是呀,你的妈妈那天之所以把还没发育成型的你丢出来,就是因为她的腿被鳄鱼大叔咬住了,为了不让你吃掉,才把你甩得远远的。”

若若瞪大了眼睛。

“她自己被吃掉以后,请求天帝赐予她神奇的止哭力量,就是为了让你快乐地长大,每一次贡献出汁液,就会更衰弱一点。”

若若很想大哭一场,但是拼命忍住眼泪。她想着——我长大了,不能辜负妈妈的希望。

原载《少年儿童故事报》2020年11月19日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