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常立:接纳力:理解、认同与融合

发布时间:2020-09-06浏览次数:10

教育就是要帮助孩子找到他在这个世界上的位置。《大象从没忘记》恰是这样一本有帮助的书。洋溢着热带风情的版画风格,极简又极富表现力的造型与用色,充满设计感的图文搭配,讲述了一头小象如何确立“我是谁”的故事。小象与象群失散、被猴群欺凌、来到水牛中间,经历了一些误解与怀疑,也经历友谊的发现与加固,最后决定要永远当一头水牛。小象隐喻着我们每一个被抛到世界上来的人。既然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肤色与阶层,那什么是我们可以选择也必须选择的呢?我们可以选择“我是谁”。但大象为什么偏偏喜欢当一头水牛?当我把《树上有只老虎》和《抓住那条鳄鱼》与这本书放在一起,思考三者之间的内在联系时,我发现了另一个值得分享的主题:接纳力。

 

三本书的主人公都是迷路的动物,他们来到全然陌生的环境,不得不面对全然陌生的群体。有趣的是,三个故事三个群体,恰好体现了文明进化的三个阶段:荒野、渔村和小镇。值得深思的是,处于文明低阶的群体对外来者表现出了更多的理解与宽容。为什么呢?原因我们仍然可以从文本中寻找。

 

先说《抓住那条鳄鱼》:鳄鱼突然出现在小镇的水沟里。在小镇居民的眼中鳄鱼是一种可怕的爬行动物。面对恐惧,人一般会有两种表现:逃跑或者战斗。而人群聚集起来,似乎更容易选择战斗。警察带着棍子来了,他想只要鳄鱼不过界就不用采取行动,而群众的要求却是:抓住那条鳄鱼;医生带着注射剂来了,他想用强力麻醉药让鳄鱼睡着,群众却在猜医生手里拿的是麻疹疫苗还是霍乱疫苗……跌宕的情节,诙谐的口吻颇具喜剧效果,让读者一下子就领悟到这些人的滑稽。

 

抓鳄鱼的过程中,每个人都专注于各自的职业专长,这反而使他们看不见别的可能,遭到了令人捧腹的失败。卖鱼的米娜,是一个小姑娘,文明世界的孩子总是比成人更理解动物,

更接近真相。“我看到的只是一条迷路的鳄鱼”,她把小鱼摆在鳄鱼面前,让他吃着吃着就回到了河里。

 

再看《树上有只老虎》:一只老虎过河来到小渔村。一只咩咩叫的羊把他吓得躲到了树上。如此胆小的小老虎能有多大危害?但村民们并不知道老虎为什么上了树。他们嚷着“抓住他”“网住他”,敲锣打鼓吹喇叭,逮住了老虎,既聪明又欢乐。“现在拿他怎么办?”“送去动物园?”“拿胶水来粘”“涂成宝石蓝?”幸好这些想法在村民们中间并不具有代表性,他们最后一致同意放了老虎,一场闹腾,皆大欢喜。

 

镇上的米娜凭自己个人的智慧放走了鳄鱼,渔村的村民则集体决议放了老虎。米娜理解鳄鱼,一眼看到鳄鱼的真实处境,办成了一件好事;渔村的村民尽管不知老虎为什么来和怎么来的,仍然群体决议放他走。我想这都是出于善良本能和对自由的爱吧。

 

同是迷路,鳄鱼和老虎都回到了来处,小象却找到新的归宿,留在新的群体当中。到底是什么使小象做出这个选择呢?当象群和水牛群同时向他发出邀请,为什么他先朝着象群跑去,然后扭头转身,撒腿跑向水牛群?老虎没待在渔村,鳄鱼也没在小镇住下,一头象为什么能与一水群牛永远在一起?因为水牛们毫无保留的接纳。他们温和又安静,连逃跑也不忘带小象一起。对于水牛群来说,小象也是一个陌生的外来者。小象如此不同,像一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一个动作慢的孩子,一个沉默的孩子,或者一个新来乍到的异乡人……小象也让我想起我自己的孩子。

 

我希望我的孩子像小象一样茁壮成长,更希望他们生活在像水牛群一样善于接纳的群体中。我女儿好好比别的小朋友晚一年上幼儿园,两个月过去了,别人扎堆儿玩,她常是独自一个人。老师说:别的孩子相处了一年,和好好还不熟。

 

我也常常想,三岁的孩子怎么会知道要带新来的孩子玩?三岁的孩子有可能学会主动接纳吗?学校、老师和家长能为此做一些什么?于是我去好好班上讲了大象的故事。如果是中

班的小朋友,就可以让好好和他们一起表演这个故事了——好好演小象,这样她就可以跟小朋友一起玩,玩“小牛做什么小象跟着做”,玩“老虎来了小牛带着小象跑”,还玩“小象长成了大象帮牛群开路、洗澡、赶走老虎”……我想,这样的游戏,会让孩子在模仿中增进同情心,在体验中获得认同感吧。接纳的力量就这样来到每个孩子身上,游戏就这么变成了现实,太美了。然而,好好和她的同学才上小班……

 

我仅仅是讲述了这个故事,他们大多还不能理解小象为什么要当一头牛。但是,“小象和妈妈走丢了”这个开头牢牢抓住了他们,他们关心这头小象,就像关心他们自己。当我讲到小象长大了,还能给水牛群找吃的,我让好好给每个小朋友一块酸奶饼干,咯嘣咯嘣的、酸酸甜甜的,故事在某个层面走进了现实——我们彼此理解、认同与融合的现实。这也很妥当。

 

文学的效用不一定是立竿见影的。但只要我们不断供给孩子们好的故事,总有些感动和觉悟会在某个时刻在他们心底被唤起。一头象为一群牛喷出如花的喷泉;遍地奔跑的水牛后面跟着一头小象……我会永远记住这两幅画。

 

我愿意把它们当作美好未来的一个预言,一个善于接纳的群体被赐福的预言。

原载《山东商报》2020年9月5日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