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汤汤幻野故事簿》: 发现并遇见最好的自我

发布时间:2020-07-02浏览次数:10

“幻野”发现最好的自我

——读汤汤童话新作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黄江苏



安徒生自传中曾说:“旅行对大脑的作用就像是一次清爽的沐浴,就像是美狄亚的法术一样能够恢复青春。”阅读汤汤的《幻野故事簿》系列童话,也如一场旅行,在文字的风景中经受感动和心灵更新。




童话的魅力,首先来自童趣。安徒生为人称道处,在于是诗人,又是永久的孩子。汤汤的《幻野故事簿》,也随处洋溢着童心童趣。故事主角的名字就很好玩,女孩青豆,山羊白菜,母鸡黄花,既有可成菜品的谐趣,又似色彩缤纷的画面,在拙朴中见出创意。起名字是一门深邃紧要但也趣味横生的艺术。《幻野故事簿》里,《空空空》这个书名乍看上去像蕴含佛理,但出人意外,它却是一座房子的名字,只因为屋主离去,所以房子的“身体很空,灵魂很空,爱也很空”,于是名叫“空空空”。此外,青豆作为九岁的小女孩,时常骑在心爱的羊的背上不肯下来,赢得“小女侠”的“美名”,却让父母忧虑得带她去省城看医生,这种儿童世界与成人世界的夸张错位造成的滑稽,让人忍俊不禁。小母鸡黄花,心直口快,口无遮拦,一派烂漫天真。当青豆被彼岸虫咬伤时,黄花惊慌地叫着:“你不能死不能死,你死了我会哭死的。我还很小,我不想死。”这种孩童语气,如欲雕琢强觅,易生造作之感,而汤汤写来恰如其分,浑然天成。听说汤汤童年期特别长,或许当初不谙世事的懵懂,如今恰成童话家的天赋,俗称的“老天爷赏饭吃”的本领。




这个女孩与山羊和母鸡形成的“豆菜花”组合及其幻野之旅,让我联想起堂吉诃德骑士,和他的驽马及仆人桑丘的行侠之旅。幸运的是,“豆菜花”的旅程要神奇、温暖和丰富得多。天高地阔,幻野无边,想象力在此尽情奔放。在这里,眼泪落到半空会长出透明的翅膀,飞到溪水里变作有流苏般美丽尾巴的小鱼(《眼泪鱼》)。而另一群“鱼人”们,则长着鱼的形状,却可以飞天遁地、爬树钻洞,靠吃野果子为生(《小青瞳》)。在五彩艳丽的房子里,当你想倒下睡觉,就有柔软的床把你的身子接住,凡是心里想到的各色愿望,都能在你眼前实现,后来,房子居然能迈出脚步,开始了自己的旅行(《空空空》)。幻野像睿智博大的导师,一边让青豆和她的朋友们惊叹,一边引导他们闯过重重险关。所到之处,他们频频听到一本叫作《幻野故事簿》的书——正是我们现在谈论的这本。好像幻野早已为他们写好了剧本,正等待着他们去上演。这也可以看作“幻野”对读者发出的召唤:幻野虚位以待,幻野里的历险,等着青豆,也等着你的思绪,去经历,去完成。

人生需要行千里路、读万卷书,在远行中逐渐成长。“豆菜花”的幻野历险,正是不断感悟成长的旅程。这三本童话,蕴含着浓郁的思想甚至是某种批判性,从不同的角度看将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有一点相通的是,它们都给予了儿童建构“自我”的启迪。在《眼泪鱼》里,羽人谷的小羽人们,他们心造幻影,预设了蛙怪是不可战胜的假象,才不得不转向更弱者索取,以求保全性命。换句话说,这是源于他们不相信自我,自缚手脚,画地为牢,所以才转向错误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在青豆的鼓励下,一旦他们打破内心的幻影,就释放出巨大的潜能,同仇敌忾,打败了“不可一世”的外敌。在这个过程中,青豆与小羽人们,也经受了手足同心的情感洗礼,这对每个人的内心都是可贵的提升。

如果说《眼泪鱼》讲述了如何战胜外来恐惧以建构自我,《空空空》则思索如何战胜内在空虚来建构自我。那座房子感到空虚,是因为它把存在的意义归结为主人的同在,或者是主人的替代品,如果都不能实现的话,它就失去了价值,内在的空洞无法满足。青豆以儿童的单纯启悟了这幢百年老屋,大声唤醒了它:“你为什么非要有个主人呢?你可以做你自己的房子啊!”这就像章太炎说的:依自不依它。人生的意义在于独立内观,而不在于依附他物或他人。这种依附性,并不只发生在弱小者身上,在强大者身上也会出现。“空空空”对主人的爱太过盛大,它的爱太追求占有,于是“异化”了自己。占有欲太强的爱,会漠视他者的独立性,也反过来漠视自己的独立性,或者说,这是硬币的两面。被唤醒的“空空空”最后摆脱了依附性,出发去创造自己的快乐,它重新焕发了生机。

对自我的守护也发生在青豆身上。“空空空”给了她一切温暖、安适与享乐,可是如果代价是失去自我,变成另外一个小男孩的替身,她毅然选择抗拒。《小青瞳》也可以看作这样的珍视自我、回复本性的寓言。月儿潭里鱼的首领,出于激情与理想,也出于骄傲与虚荣,带领鱼儿上岸生活,建立家园。他制定严厉的族规,试图让后代迷失天性,实际上乃是蒙骗。可是,小青瞳家族的女性,却把真相秘密传承了下来,并在小青瞳身上,在青豆们的帮助下,冲出蒙骗,恢复本相,在水里自由地游来游去。族人祖先化身的大黑鸟,在小青瞳的感化之下,也感到了愧疚,让族人恢复了选择自我存在方式的权利。这篇童话让我想起中国古人说的“顺木之天,以致其性”,对于孩子也是这样,用无论如何美好的愿景,强加自己的意志给他们,可能终究难以长久幸福。顺从本性,回归自我,才是人间正道。



童话为什么让孩子痴迷,让世人沉醉?汤汤的《幻野故事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它在趣味中包含感动,在生动的形象中,蕴藏人生最本质和最珍贵的哲理,润物无声,举重若轻,帮助人认识纷纭的世界,守护生命的理想境。阅读童话,就如鲁迅所比喻的,像在大海的波涛中游泳,看起来什么也没有改变,但时日既久,“顾游者之元气体力,则为之陡增也”。当读者跟随“豆菜花”在幻野游历时,那些感恩、仗义、友爱的情愫,那些勇敢、执着、纯净的意志,那像《五灯会元》里说的“青天蒙昧,不向月边飞”的自我独立性,都在无形之中滋养着心灵。


作者简介

黄江苏,湖南省宁远县人。2011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获文学博士学位。现任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研究员、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儿童文学研究工作。发表论文二十余篇,出版专著《周作人的文学道路:围绕“文学店关门”的考察》等。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