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胡丽娜:亲情滋养下的狂野想象和自在成长

发布时间:2020-01-08浏览次数:10

关键词:获奖书 绘本 童年记忆

小外孙在外婆家度过了一段快乐的假期时光……全文丰富的剧情,细腻地表达了祖孙之间爱的陪伴与关怀。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李白的《长干行》摹写了居住在长干里的一对小儿女的美好情态。诗中的竹马即儿童游戏中用来当马骑的竹竿。千百年来,这简单的竹竿才成为青涩童年生活中美好情感的承载。只是我们不知道,那些曾经跨立在竹竿上骑马的孩子们,和这默默无言的竹马之间,有着怎样的故事?谢华和黄丽合作的《外婆家的马》,是对竹马这一经典意象的别样传达和演绎,是现代童年观观照下男孩和竹马故事的生动展现。

相对于图画书封面铺面而来一奔放肆意的男孩骑马的形象,以及扉页前就迫不及待展开的图画故事来说,《外婆家的马》的文字故事显然要克制与平静许多,这种狂野与温和的调和,或许也是这本图画书令人赞赏的神奇和惊喜之一。“外婆家的房子本来就不大……”,善于编织故事的谢华,这位在三十多年前就奉献出《岩石上的小蝌蚪》这部具有经典品质佳作的作家,淡然自若地将外婆家这一故事发展的场景进行交代,看似不动声色但却别开生面、充满张力:一边是紧巴巴、有些逼仄的狭小空间,正如画面中真实呈现的原生态的生活场景,满满当当、静默黯淡的生活物品,这是外婆的生活状态;一边是兴冲冲、活泼好动,呼啦啦地带着一群马,有着狂野想象的小男孩。外婆和小东西的双重生活,成人和孩子的迥然差异,这两者因为一份亲情安然地在同一个空间中共处。

这是一位包容宽厚、富有爱心的外婆,在故事前半期段中,画家精心地将竹马这一引发想象的物件和外婆放在一起,而那些想象中的马和男孩一道嬉戏。在孩子肆意想象与游戏中,外婆是一个旁观者,是一位允许孩子在日常生活中进入幻想世界的守护者,但她本人却并未进入到想象的世界。在小家伙的安排之下,他们乖巧听话地为外婆服务。外婆骑着马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中“招摇过市”,这是小东西亲手递上他的马儿的温暖想象;而现实场景呢,则是小东西和外婆抬着买来的菜蔬哼哧哼哧走路的情景。由此,外婆家的马不再是小东西一个人的想象狂欢,而是祖孙俩心意相通的对话和延宕。之后呢,小东西的马越来越多,他不断邀约外婆进入他和马儿的世界,在这里,外婆和小东西,和马不再是两个世界的存在,而是一种紧密融合。这正是现实题材图画书带给我最大的惊喜。也正因为这个安排,消融了横亘在儿童与成人之间的那道障碍,这一次,是由一个体贴孩童内心想象的外婆,一个以自己敏感善良的内心体恤外婆的小男孩共同完成的。因此,在故事中,有男孩内心疯狂的想象,但这里没有成人与儿童的冲突,而是一种柔和静谧的和谐共处。或许这也是曾绘画出《安的种子》这般具有东方智慧的黄丽的一种进步吧。因为在《安的种子》中,尽管故事中莲花的种植依循的是安的内在节奏,但种植这个任务或者说故事的框架却是师傅的设定,是成人主导之下的成长之旅。但这一次《外婆的马》故事的主导是小东西,是小东西以自己坚定而顽强的童年力量,完成的一次成长,也是在最日常的亲情陪伴之下的自在成长。

这种不断生长的想象力在故事的结尾有了有趣的回应,当成人以为洞悉并跟上孩子想象步调时,却发现孩子已经放下,进入另一个想象世界了。以日常之亲情润物无声地滋养,让蓬勃的童年生命在想象中舒展地成长,正是《外婆家的马》这一图画书带给我们的特别图景。

原载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