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服务
 
 
胡丽娜副教授答《中国文化报》记者问

发布时间:2019-12-13浏览次数:10

本报记者  翟  群

    你是否对小时候看过的某本图画书记忆犹新?又是否在教育牙牙学语的孩子时,和他一起发现过经典绘本中的美好与感悟?优秀的绘本呈现出图文的默契合奏,传递出丰富的审美,意义毋庸置疑。

    近年来,我国的图书市场从国外经典绘本占绝大多数到原创绘本越来越多,渠道发展规模呈持续上升趋势,而教育机构和家长也越来越重视绘本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目前国内绘本创作与推广的情况如何,如何用优秀绘本影响更多人?

    市场欣欣向荣,原创空间巨大

    深耕阅读研究院院长李一慢长期研究儿童阅读,在他看来,绘本的创作日渐繁荣,形成了老中青三代创作队伍,年轻人不断增加,区域生产力越来越高。“北京这个主阵地自然不必说,其他地区有黄丽领衔的西安团队,李建、画儿晴天为代表的河北插画家等。此外,继中央美术学院之后,多所院校也设立了图画书创作专业。文字作者方面,很多活跃的儿童文学作家、研究者、推广者、教师都加入其中。”李一慢介绍。

    开卷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少儿图书零售市场规模同比增长16%。在少儿图书细分市场中,卡通、绘本、漫画占24.52%,少儿文学占27.05%。其中,卡通、绘本、漫画在实体店销售占比15.48%,在网店销售占比25.62%;少儿文学在实体店销售占比42.81%,网店销售占比25.14%;在实体店的渠道发展规模同比下降6.54%,在网店的渠道发展规模同比上升26.55%。

    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得主孙玉虎表示,卡通、绘本、漫画的市场规模的确呈上升趋势。在引进版书号缩减的大环境下,在整体市场规模不变的前提下,原创绘本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深圳市阅读推广人胡君近期刚刚完成了“爱阅早期儿童阅读书目”项目。“通过研制书目采集的数据可以直观地发现,原创作品占比仅接近30%,而且越是面向低龄儿童的原创的、高品质的绘本,市场体量越小。”她说,国内原创绘本起步较晚,希望更多创作者及出版机构共同努力,增强我国原创绘本的影响力。

    内容更加多元,激励推动发展

    乔磊作为一名亲子阅读推广人,前几年在工作中推荐并解读的绘本多数为国外绘本,而近几年他感受到情况逐渐发生了变化——国产原创绘本越来越多。

    “国产原创绘本不仅数量增多了,内容也更丰富多元,对传统文化的挖掘也更深入。”李一慢表示,但现实主义题材、关注当下的作品还不多,难以触及儿童生活的方方面面,抵达儿童精神世界深处。

    孙玉虎认为,目前的图书类型划分基本是将绘本归在儿童文学类别中,这似乎意味着更看重绘本的文学性和艺术性。“绘本其实可以承载更多的内容。”他以刚刚结束的2019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童书”评选为例说,“获奖的3本知识性读物全部是引进版,而获奖的4本儿童文学中有3本是原创,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我们对知识性绘本的重视还不够。”他认为,这种情况与儿童文学的奖项设置及导向不无关系,例如,目前国内没有专门为绘本设立的权威奖项,绘本多是作为幼儿文学参评,或只评文字,不评图画。

    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副研究员胡丽娜介绍,自新世纪译介大潮兴起之后,我国对于国外绘本很重要的一个评判指标就是获奖图书。国外图画书的获奖数量着实不少,最熟悉的是美国凯迪克大奖,还有加拿大的AG插画奖、澳大利亚的年度童书奖、新西兰的克拉克奖……“奖项是艺术标准的一个尺度,也是创作的一种方向。我倾向于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儿童文学概念。”她表示。

    目前我国也有一些不错的非政府的绘本奖项或评选,既有针对已出版绘本的,比如丰子恺儿童图画书奖、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图画书创作研究中心和国家图书馆少儿馆发起的原创图画书排行榜,也有针对未出版绘本的,比如信谊图画书奖、青铜葵花图画书奖等。这些评奖大大鼓励和推动了原创图画书的创作和发展。

    向“小”攀登的勇气,向“深”挖掘的心气

    绘本到底给谁看?所谓“适合0—99岁阅读”是否应成为绘本创作的追求?对此,胡丽娜认为,在读者年龄段的问题上,绘本跟儿童文学类似,儿童文学是为儿童受众创作的作品,但并不意味着只适合儿童阅读,绘本也是如此。

    在发达国家,绘本已有100多年的发展历史,图画书的包容性特别强,对绘本的认识也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历程,因此受众不论年龄,对绘本的接受度较高。但目前国内的原创绘本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还需要经历不断发展和接受的过程。

    “仍有许多受众对绘本不了解,认为绘本只是给低幼儿童的读物,但许多作者在创作绘本时并没有预设作品的受众年龄。”胡君说,绘本既简单又不简单,它简单到任何人都可以阅读,哪怕是很小的孩子也可以翻阅;它的不简单在于,创作者需要花很多心思,从文字的构思到图画的结构,一帧一帧如同出品一部电影一般,每一个环节都需一丝不苟地完成。

    李一慢认为,视觉化阅读比较轻松,图文并茂的图画书相对于厚厚的文字书更容易被任何年龄段的人接受。“我认为,目前阅读绘本成人化是个别现象,但是大人读图画书是值得提倡的,适合大人阅读的绘本也会越来越多。”

    “绘本的概念有狭义和广义之分。顶尖的绘本作品是可以跨越年龄鸿沟的。”孙玉虎认为,儿童绘本要有向“小”攀登的勇气,首先要服务好儿童受众,而优质的绘本一定也有适合全年龄段阅读的潜力。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