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守林大熊》:永远说不完的故乡

发布时间:2019-06-05浏览次数:10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韦庄

 

 

 

行者彭懿的还乡之旅

 

在本雅明提及的两类传统的讲故事者中,彭懿属于来自远方的旅行者而不是定居者。我们可以轻易从彭懿之前创作的图画书中找到例证——他有时来自海上(《巴夭人的孩子》),有时来自深山(《山溪唱歌》),有时来自北风以北的蒙古苔原(《驯鹿人的孩子》)……

很多时候,彭懿从这些人迹罕至的地方来,带给读者神奇的故事和远方的消息。但更多的时候,无论来自何方,他的故事里总有一个神秘的归处——故乡。他有时说起故乡的人,有时说起故乡的事,有时说起故乡的味道,或仅仅是故乡的风。但这一次,在《守林大熊》中,他说起了这一整个故乡,说起故乡的树、栗子和动物,说起故乡的喜悦、惆怅和希望,说起的,比我们想到的还要多。

故乡对创作者意味着什么?博尔赫斯的《诗艺》给出了答案:

 

人们说尤利西斯厌倦了奇迹

当他望见了葱郁而质朴的伊撒加

曾因幸福而哭泣。艺术就是伊撒加

属于绿色的永恒,而非奇迹。

 

是的,艺术不是奇迹,而是“葱郁而质朴”的故乡,属于绿色的永恒,像河水一样长流不息。从创作者的角度讲,《守林大熊》是行者彭懿的一次还乡之旅,也是一次创造之旅,游子思乡,分外荡气回肠,创作者“因幸福而哭泣”,也因来到艺术的殿堂。

 

城市居民和守林大熊的还乡之旅

 

从故事的内部看,《守林大熊》讲述了两重还乡之旅。

一是城市居民的还乡之旅。他们在吃栗子的季节,听到了大熊的呼唤,从四面八方赶回了故乡。他们脱下了“人的衣服”,变回了动物的本来面目,在山林中欢聚一堂。他们在夜晚看到了久已不见的星光,这是因为,有些美好,只有当黑夜降临时,你才能发现它。黑夜在这里象征着生命的本真,城市则是灯光织成的生活的樊笼,“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还乡就成了一次回归生命本真的旅程,而故事也就成了周作人所说的“天然童话”。

二是守林大熊的还乡之旅。他虽然留守故乡,沿袭着往日的习俗,做着儿时以来一直习惯做的事情,但时代的飞速变化并非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印记,他也不可避免地失落了精神上的故乡。他对远方乡邻的深情呼唤,唤醒了远在天边的游子,而游子们的回归故里,也最终唤醒了大熊已经沉睡了的灵魂,帮助他找回了内心深处的自我:“当人当太久,都忘记自己原来是一头大熊了。”故事因此也就成了“认识你自己”的成长童话。

 

还乡之旅的通用地图

 

每一个疲惫的旅人,如何才能回到故乡?每一个迷失的行者,怎样才能找到自我?《守林大熊》给我们描绘了一张还乡之旅的通用地图。

首先,不要忽略细微的感觉。当一枚刺果掉落在大熊头上时,当大熊闻到秋天和故乡的味道时,还乡之旅就悄然启动了。

第二,不要错过神秘的激动。当大熊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在高处呼喊了二十多次“栗子熟了”时,还乡之旅的邀请函就正式发出了。

第三,不要怀疑想象的魔力。当大熊看到小火车头早已生锈而深感失望时,他看到了一只山猫,就咧开嘴笑了:“要是山猫会魔法……”

第四,不要拒绝生命的喜悦。在不知道结果会怎样的情况下,大熊喜气洋洋地做一切事、面对一切,作者一口气用了九个“喜气洋洋”。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接下来,我们只需要等待,生命的美好必将静静降临。

 

作者:常立,原载《浙江师范大学报》2019年6月1日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