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成果
 
 
窦全霞:中国儿童文学的当代跨文化传播——以中国儿童文学在韩国的翻译出版为例

发布时间:2019-01-14浏览次数:21

  伴随着改革开放和中国国力的持续提升,中国文化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作为中国文学重要组成部分的儿童文学,在与世界文化进行对话和交流中担当着重要角色。儿童文学在海外的传播,既能体现出中国儿童文学在国际上的地位,同时也能使世界各地的儿童更好地了解中国。自新世纪以来,国家大力支持儿童文学在海外的翻译与出版,各出版社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制定相应的海外出版计划,以推动儿童文学的海外传播。

  译介发行  备受瞩目

  中国与韩国自1992年建交以来,经济文化各方面一直进行着密切交流,而中国儿童文学的翻译与出版也越来越受到韩国的重视。20世纪90年代,韩国翻译出版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品以一些中国民间传说、神话故事等合集为主。在2000年以后,中国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相继被译介到韩国。郑渊洁的《皮皮鲁和鲁西西》系列中的《皮皮鲁和罐头小人》于2002年由韩国熊津出版社出版,之后其作品《皮皮鲁和红沙发音乐城》也在2007年于韩国出版发行。紧接着曹文轩的《根鸟》、沈石溪的《狼王梦》、黄蓓佳的《亲亲我的妈妈》、常新港的《土鸡的冒险》、杨红樱的《淘气包马小跳》系列、郑春华的《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系列等作品也相继与韩国读者见面,进而引发了韩国学界对中国儿童文学的关注和探讨。特别是2010年之后,中国儿童文学在韩国的翻译和出版越来越活跃,秦文君、彭学军、任溶溶、孙幼军、薛涛、贺宜、金近、葛冰、程玮等作家的作品相继在韩国出版,进一步加深了韩国人对中国儿童文学的深层理解。在已经于韩国出版的近百部中国儿童文学作品中,曹文轩与常新港的作品数量最多,二者成为韩国最受瞩目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

  曹文轩作为知名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家,他的《根鸟》(2005)、《红葫芦》短篇集(2006)、《细米》(2007)、《青铜葵花》(2007)、《天瓢》(2007)、《山羊不吃天堂草》(2009)、《草房子》(2010)、《再见了,我的小星星》(2010)、《甜橙树》短篇小说集(2010)、《红瓦》(2013)、《黑瓦》(2013)、《枫林渡》(2016)、《丁丁当当》系列(2016)等代表作品在短短几年间就被一一介绍到韩国。其作品中追随真善美的意境以及苦难美学描写一直被中国学界热议,而曾经翻译出版曹文轩众多儿童图书的韩国绿林少年出版社则对他的作品如此评价:“他对自然环境及景观的描写让人联想起水彩画,展现出唯美主义的最大精髓,且关注对人之无私内心的描写,特别是擅长刻画处于成长期的青少年心理。他以作品中青少年的成长来体现时代的变革,而书写的却是人类的普遍性情感。”

  相比起以描写成长小说见长的曹文轩来讲,常新港被认为是“用童话的形式锐利地批判现实的作家”。常新港的《土鸡的冒险》(2008)、《蓝雪黑鸟》(2008)、《变身狗》(2010)、《咬人的夏天》(2010)、《猪,你快乐》(2012)、《老鼠米来》(2012)、《天空草坡》(2013)、《兔子快跑》(2014)、《陈土的六根头发》(2015)、《少年黑卡》(2016)等作品已在韩国正式出版。其中《土鸡的冒险》这部著作获得由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颁发的“2018优秀教养图书”奖,另外也被韩国儿童文化振兴会选定为“好的儿童图书”。其作品具有很强的可读性,又加之韩国儿童文学界对常新港作品的推介与肯定,使得他的作品在韩国受到读者的普遍欢迎。

  出版传播  带动研究

  中国儿童文学在韩国的传播,离不开韩国本地出版社的大力推进。韩国儿童文学出版社中比较有知名度的四季出版社、绿林少年出版社、熊津出版社等都在介绍中国儿童文学中起到了带动作用。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韩国宝林出版社推出的“中国儿童文学百年代表著作选”,作为介绍和传播中国儿童文学最为庞大和全面的出版工程,从2013年至今已经出版了31部作品,分别为彭学军的《你是我的妹》(2013)、冰波的《狼蝙蝠》(2013)、曹文轩的《根鸟》(2013)、秦文君的《女生贾梅》(2013)、任溶溶的《没头脑和不高兴》(2013)、张嘉骅的《海洋之书》(2013)、汤素兰的《笨狼的故事》(2014)、贺宜的《小公鸡历险记》、孙幼军的《小布头奇遇记》(2014)、金近的《狐狸打猎人》(2014)、薛涛的《满山打鬼子》(2014)、葛冰的《雨雨的桃花源》(2014)、叶圣陶的《稻草人》(2014)、黄蓓佳的《艾晚的水仙球》(2014)、冰心的《寄小读者》(2014)、黑鹤的《鬼狗》(2015)、常新港的《陈土的六根头发》(2015)、北董的《拇指牛》(2015)、严文井的《下次开船港》(2015)、金波的《乌丢丢的奇遇》(2015)、张天翼的《秃秃大王》(2015)、任大霖的《蟋蟀》(2016)、陈伯吹的《一只想飞的猫》(2016)、张之路的《第三军团》(2017)、殷健灵的《纸人》(2017)、程玮的《少女的红发卡》(2017)、刘健屏《今年你七岁》(2017)、周锐的《幽默三国》(2017)、沈石溪的《红奶羊》(2017)、葛翠琳的《野葡萄》(2018)、邱勋的《雪国梦》(2018)。这一系列图书的出版,有助于韩国读者更全面地了解百年中国儿童文学的发展史,在中韩儿童文学交流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梳理目前被翻译到韩国的中国儿童文学作品,我们会发现主要是以当代儿童文学作品为主,现代儿童文学作品较少,只有寥寥数篇。叶圣陶的《稻草人》短篇童话集、冰心的《寄小读者》作为中国现代儿童文学的发生期之作,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学史意义,在2014年才被韩国出版社翻译出版。另外,被翻译和出版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作品还有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秃秃大王》与陈伯吹的《阿丽思小姐》。韩国的余有堂出版社在2013年曾出版过一套“东亚代表童话系列”丛书,其中选取了中国、日本、韩国、朝鲜、越南这五个国家的童话代表作品各一部。日本宫泽贤治的《银河铁道之夜》、韩国马海松的《兔子和猴子》、朝鲜韩雪野的《金刚仙女》、越南苏怀的《蟋蟀冒险记》入选,中国童话的代表作则选取的是张天翼的《大林和小林》。张天翼的这部作品虽然创作时代比较久远,且带有非常明显的时代烙印,但是放在当下来读,依然不失为一部非常具有可读性的儿童文学作品。其中的夸张、诙谐、怪诞、幽默风趣等写作风格深受韩国读者的喜爱,而有关张天翼及其作品的研究在韩国学界也非常活跃。考虑到时代的变化、读者的接受能力等方面,出版社在选取儿童文学作品时,偏重于选择符合时代价值观的当代文学作品。虽然这种现象可以理解,但还是期待更多的中国现代儿童文学作品能够被译介到韩国,以便韩国读者能更好地理解中国儿童文学的整体面貌。

  任重道远  步步为进

  米盖尔·杜夫海纳曾讲过,“无论如何,人类首先与世界进行交流以及艺术家参与世界的创造能力,都是依据想象力”。而具有这种无限“想象力”的中国儿童文学,要想全面“走出去”,需要各方面的大力推动。而就儿童文学作品的翻译情况来讲,“文学翻译”在译介活动中占据着重要意义。要做好“文学翻译”,不仅要熟悉原作品国家的社会文化背景,还要考虑外国读者的思维习惯和文化差异。既要把作品的语言翻译准确,更要把握和传递原作的文学气质与思想精髓,从而拉近中国儿童文学与外国读者的审美距离。

  笔者曾担任过《小公鸡历险记》(贺宜)与《雪国梦》(邱勋)的翻译工作,其中《小公鸡历险记》的翻译本被韩国阿拉丁图书网选定为2014年度优秀外国儿童翻译图书。根据自身的翻译经验,笔者认识到要做到儿童文学的“文学翻译”,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特别是在考虑读者的接受情况方面要狠下一番功夫。首先,要考虑到接受对象的年龄分段,从而做好文体与语言风格的选择。其次,直译与意译要进行恰当取舍。当作品有些内容的表达上受到译语社会文化差异的局限时,要敢于舍弃原作的表达方法,选择一种等效的生动表达方法,这方面需要翻译者具有较高的语言洞察力。最后,在翻译过程中要做好中国元素的切实传递。比如说有关描写现实主义的儿童文学作品中,会有一些关于历史、文化、风俗、地域等中国元素的内容,这时为了方便外国读者对这些中国元素的理解,可以在出版前言中,对这些背景知识有个整体的介绍,或者加一些注释和说明,这样可以帮助外国读者加深对作品的理解。总之,中国儿童文学的跨文化传播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还需长远考量,步步为进。

  (本文系浙江省教育厅一般科研项目“左翼儿童文学与中韩儿童文学研究” (Y201738689)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人文学院)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2019年1月14日  

 
Copyright © 2004-2018 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中心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