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字书的魅力

时间:2017-02-23浏览:14设置

2016级儿童文学研究生 葛丽辉


翻开《雪人》这本无字图画书,就走进了一个用简单的线条、颜色和图画展开的奇妙故事。正如“日本图画书之父”松居直所言:“无文字的图画书,即使没有文字也有故事、有语言。”在无字图画书中,图画承载了全部的内涵与外延,让读者在视觉感知中接收故事、激发想象,产生惊喜。



成年人习惯性地使文字先入为主,在帮助孩子挑选图画书时也总担心纯粹的图画会显的过于低幼和无用。可真正优秀的无字图画书往往能够演绎出更加传神的奇妙故事,给读者的“留白”也能够让孩子们在阅读中释放自己的想象力。其他经典无字图画书,比如获得过“凯迪克银奖”的芭芭拉·莱曼的《小红书》,画面虽然简单,却是一场视觉的奇幻之旅,具有深厚的意蕴与内涵,值得反复琢磨;莫妮克•弗利克斯的“小老鼠”系列同样是简单却充满趣味;还有上世纪初,我国张乐平创作出经典不朽的“三毛”形象,这虽然是黑白版的无字连环漫画,却也给成年人和孩子都带来愉快的阅读体验。

而这一本《雪人》更是让我爱不释手,作者雷蒙•布力格是一位来自英国的插画家,他的多部作品都获得过大奖,我们最熟知的是《雪人》,因其精彩的故事性在1982年拍摄的同名动画片还获得美国奥斯卡奖动画短片奖提名。下雪天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都是惊喜,书中的男孩发现窗外已经大雪飘飞的时候,兴奋地冲出去堆了一个高大的雪人,还一次次回家拿礼帽、围巾、橘子和煤球来装点雪人的衣服与五官。作者在创作时运用了多格漫画的形式,特别是开始男孩穿衣服和堆雪人的过程,像电影的分镜头,每一个动作与细节都用画笔表现出来,显得栩栩如生。

男孩很喜欢自己堆的雪人,夜里都忍不住出去看,这时,他发现雪人会动了!雪人和男孩一同看电视、感受灯光、开车,甚至一起享用烛光晚餐,更加奇妙的是雪人还拉着男孩飞向了空中,飞过白雪皑皑的原野、飞过城堡……直到红霞出现,雪人带男孩飞快地回到了家中。男孩依依不舍地与雪人告别,回到自己的被窝。可是当太阳升起,男孩迫不及待地出门去看雪人时,画面中只剩下帽子、围巾和融化的雪水。我不禁有点失落,男孩留给我们一个背影,我却能够想象到他失落怅惘的表情,和失去一个好朋友的伤感。故事结束了,相信读者还是意犹未尽,就像美国的兰登书屋评论过:“即使是一个学龄前的孩子也可以读懂这个故亊——因为它没有用一个字!”有评论者还会反问:“讲故亊还用得着字吗?”

美妙的无字书的确是“图有限而意无穷”,生动的画面、巧妙的连接、丰富的细节都在帮助读者去深入故事。《雪人》也把我带到了堆雪人的乐趣中,冬天里,每一个孩子都会渴望着大雪飘飞,每一个成年人也都有儿时堆雪人、打雪仗的快乐记忆。这个故事没有用浮夸的画笔,没有繁冗的装饰,不着一字,仅仅是这种图画的变幻和连接,就让故事无比鲜活和奇妙。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