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月亮》:孩子内心的世界是怎样的?

时间:2017-02-22浏览:14设置

2016级儿童文学研究生王梦青

  

认识詹姆斯·瑟伯是一次十分偶然的缘分,当时一个人去图文在书柜上随意浏览,看到一本书《13只钟》,拿回来抱着阅读童话的轻松态度打开,但合上时已经被深深吸引。

有的时候,遇见一位作家就是这样一瞬间的事。而遇见一本书亦是如此。

在那之后,当看到书上写着“詹姆斯·瑟伯”这个名字,就会把书拿到手中。《公主的月亮》就是这样被我翻开的。

“很久很久以前……”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看完全书,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这本书采用的是一种古典童话的模式:很久以前、国王和公主以及一群宫廷中的人物……但是,在故事当中已经穿插进了一些现代的因素,例如皇家总管和宫廷魔法师竟会拿出清单,最明显的是皇家学者戴着近视眼镜,计算出的一系列数据,甚至直接点明了时间点是在“1907年以来”……而相比这些形式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在主题方面,更体现出作品的现代寓言性。

国王为了让埃莉诺小公主好起来,就给了她一个应允,要给她一个月亮。这里首先要提出一点,即为什么公主会想要月亮?我们再看这本图画书的时候会发现,在整个作品中除了公主之外的角色全部都是男性,因而这部作品明显是“阳盛阴衰”的,而太阳和月亮在阴阳调和的角度来说正代表着“阳”和“阴”两个方面,故而公主提出的是想要一个月亮而不是太阳。

而换个角度,从公主本身的心理因素来看,更重要的是在于王后也就是母亲在本书中缺失,公主的生活中缺少这种柔和温暖的母亲的关爱的一面,而月亮似乎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弥补,所以,在公主感到不舒服的时候,她提出了想要月亮。



那么,一个月亮,这在成人看来当然是一样难以获得的东西,因为它高高悬挂空中,而且又独一无二。于是,皇家的聪明人们纷纷出场而又无疾而终,并且在他们的口中月亮越来越遥远,得到它看上去越来越困难。此时,国王做出了令人意外的决定,陷入悲伤的国王喊来的竟然是皇家小丑。

小丑这样一个角色在人们的心中有着很特别的“刻板印象”,一般来说小丑的作用是搞笑,所以形象上会比较“呆萌”,当然也有很多例外,不少小丑会冠上“恐怖”的象征,例如《伤心小号曲》《蝙蝠侠:黑暗骑士》中的小丑。而本书中的小丑是作为一般小丑的形象出现的,和那些所谓“聪明人”相比,他没有这么多的知识,就如同孩子们和成人相比没有这么多的知识,不过他们有着一份天真,他们看事物没有这么复杂,而这其中很可能蕴含着成人不具有的睿智,可以把在成人看来无解的问题迎刃而解。

面对国王的苦恼,宫廷小丑是这么说的:“你心里觉得月亮有多大,它就有多大,你心里觉得月亮有多远,它就有多远。”所以,他去问公主,去看看在公主的心里,月亮有多大,又有多远。

于是,问题很快就解决了,因为在公主的眼里,月亮“只比我的指甲盖儿小一点”,并且“还没我窗外那棵大树高”,并且“当然是金子做的”,这样一个公主心中的月亮要制作起来当然是非常容易,于是公主得到了月亮,非常快乐。

眼看着快活玩耍的公主,国王却依旧烦心,他怕公主晚上看到挂在天上的月亮会明白自己胸前挂着的不是真的月亮。于是聪明人们又上场出主意了,当然结果依旧是行不通。国王发现天就要黑了,惊慌之下再次召唤宫廷小丑。这一点也有值得玩味之处,既然第一次解决问题的是宫廷小丑,那为什么国王第二次不是直接召唤宫廷小丑,而是一定要等到对那帮聪明人的答案都失望了,并且马上就要到“危机时刻”了的时候才召唤呢,看来,国王的内心还是更加信任那些“聪明人”,他们帮他解决过很多问题,只是不包括这次的问题。

这次还是要宫廷小丑上场解决,宫廷小丑认为在月亮这件事上,公主比那些“聪明人”知道得更多,所以,他去问公主。公主的回答令我们欣喜,她认为所有东西都会有新的出现,月亮当然也是一样。对公主来说,这个答案再简单不过,而我们会欣喜,或许正是因为我们已经不再具有这种孩子的逻辑思维了。

在儿童文学中表现成人和儿童之间的矛盾冲突的书很多,例如约翰·伯宁罕的很多图画书《迟到大王》《莎莉,离水远一点》《艾德华》等等,在这些书中孩子与成人明显是站在对立的角度上,无法互相理解,并且孩子在其中总是会受到一些伤害。

但是,《公主的月亮》这本书却在表现这样的主题的同时拥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即在此书中在以幽默的方式讽刺了国王和那些“聪明人”为代表的成人观点,表现了以他们的观点和宫廷小丑和公主的想法的差别的同时,作为孩子的公主并不知道这些大人们在为着她想要月亮这个需求的背后所做的一切事情,因而她自然没有直接地感受到这样的差异的存在,也就没有因此而受到伤害。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认为成人和孩子之间的相互不理解的存在是必然的,就像河合隼雄在《孩子的宇宙》一书中所言,每个孩子的心中都有着一个宇宙,而所谓长大成人,也许就是将孩子所拥有的如此精彩的宇宙存在逐渐忘却的过程。尽管每个成人都曾经是孩子,但毕竟都已经不再是孩子了,如果要求他们完全以孩子的方式思考,那就有点过于苛求了,不过,这部表示我们就可以无所作为

我们能做的就是一方面让自己尽量保持在近似孩子的状态,让我们心里的宇宙能够消失地尽可能的慢,就如同书中的小丑所做到的那样;另一方面,就是尽可能地共享孩子的世界,不是刻意地闯入,而是通过陪伴和给予,让孩子主动地来和我们分享。做到这两点,我们也就会更懂得孩子内心的世界了。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