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我的月亮

时间:2016-12-12浏览:14设置

2016级儿童文学研究生林洁

  

在红楼的作家书库浏览,被一本精致的图画书吸引驻足。这是台湾和英出版社出版的詹姆斯·桑伯和马克·西蒙德合作的《公主的月亮》。护封上轻盈的水彩画透着一种梦幻、唯美的气息,只见一位着红衣的公主举着大拇指,抬头遥望窗外的明月。我不禁想,这位公主在做什么呢?带着这份好奇,我翻开了这本书。



环村上是一幅远景图:一轮硕大的圆月悬在夜空,海边的一座城堡在月光下朦朦胧胧。这一切给人以平静安详之感,而故事正是在这座城堡里展开。蒂蒂公主病了,对国王说想要月亮。疼爱女儿的国王便找来三个“聪明”的大臣,让他们把月亮弄到手。可他们都坚决说办不到。但最后倒让一个宫廷小丑办成了。月亮怎么能捕捉到手,寄养在身边呢?在科学家探索月球以前,我们根本不知道它的大小与精确距离,但是几乎每个人心里对月亮都是有过无限遐想和自己的臆测的。你看,总理大臣说,月亮“远在三万五千里外”、“比公主房间大得多”、“由熔化的铜做成”;宫廷魔法师说,月亮“远在十五万里外”、“是皇宫的两倍大”、“用绿起司做成”;宫廷数学家说,月亮“远在三十万里外”、“有半个王国大”、“由石棉做成”;而就连宫廷金匠也说月亮“远在五十里外”、“用青铜做成”、“像大理石一样圆”。就像一千个读者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月亮在人们各自心里的形象也是不一样的。这些“聪明”的大人们似乎都自以为准确丈量了其大小、距离和材质,所以认定月亮之不可得时的态度是那样坚决。但细思起来,他们表述时使用还是感性、形象的比较法和譬喻法,是以自己的有限的认知为标准的,所以,这样感性的标准是人人皆有且人人不同的。也许宫廷小丑时常为孩子逗乐,明白儿童思维与成人思维的差异,所以才决定“对症下药”,亲自问问公主眼中的月亮。公主的答案是“大概比拇指的指甲小一点”、“不比窗外的大树高”、“是用金子做的”。看到这里,笔者终才恍然大悟,原来护封上公主举着拇指对着月亮的目的是在估算月亮的大小呢!后来,公主得到了一条金月亮项链,病也痊愈了。



成人总是比较理性,但也容易形成思维定势,把自己套牢在陈见框架之中。国王认为月亮只有一个,就是挂在天上的那一个,公主的这个是假的。但小公主却不以为然。正如牙齿掉了还会再长,太阳落山仍会升起,月亮也会更替,窗外还可以有其他月亮,而在她胸口闪闪发亮的就永远是她的“这一个”了。真是妙哉!孩子眼中的真假也与成人不同,虽然他们判断的标准也是自己有限的生活经验,却往往能给我们一种灵光乍现之感,充满诗意。

月亮,自古引人遐思。文学家、艺术家们常常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写下或画下自己心中的月亮,或遥寄思念,或诉以衷情。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月亮存在,小公主的月亮也是独特的。不同于成人的精确丈量,孩子们自有标准。这本图画书向我们充分展现了儿童的智慧和童心童语的美妙,也许每个成人都应该倾听、尊重孩子自身的想法,儿童的世界当以儿童本位。当然,我们成人心里的月亮也是独特的你的我的月亮。合上书页,我会心一笑。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