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孩童世界,抚慰受伤心灵——读《儿童青少年叙事治疗》之随想

时间:2016-12-06浏览:16设置

2016级儿童文学研究生吴系阳

初读《儿童青少年叙事治疗》,本以为是本无聊的理论书籍,没想到却被目录中的章节标题深深吸引,如“我是一只熊”、“抓小鱼”、“罗列事件”、“终点:暴躁车站”,都十分生动活泼,让人不禁怀疑接下来是不是要讲故事了?

没错,书中确实讲了各种各样孩子的故事,有因为心理障碍不停上厕所的孩子,有因为缺乏母爱行为暴躁的孩子,有因为不够自信而性格内向的孩子,有因为性侵而行为不当的孩子等等。这些都是有关儿童青少年心理治疗的案例分析,其实整本书就是许多优秀的的西方家庭治疗师根据自己的实际工作经验,所写的关于儿童青少年叙事治疗方面文章的合集。他们认为传统的家庭治疗主要面向家长,而孩子的心声得不到重视,所以主张在系统治疗中尊重孩子的经验和叙述,尝试走进孩子的世界,努力寻找他们的独特才能和自身知识,让他们运用自身的知识去处理他们自己的问题。而在具体治疗中,叙事治疗并不是唯一有效的方法,另外还有游戏治疗、艺术治疗、故事治疗,包括传统治疗法,都可以根据情况灵活使用。

书中让我最受触动的不是各种各样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而是治疗师们对孩子富有同理心的关注与思考,他们尊重孩子的感情世界,相信他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战胜自己,而治疗师不过是给他们提供一个安全包容的治疗环境和一些适当的引导。这些让我在深受感动的同时,也激发起了许多的思考。孩子从一个单纯无忧的状态成长为一个需要面对各种各样复杂社会关系的成人,他的内心经历了多少感情的激荡啊,而这些敏感的心灵一旦没有得到适当的抚慰与引导,对孩子来说,应该就是终身的伤害吧!

还记得,在大二暑假的湘西支教中,曾碰到一对姐弟。他们属于留守儿童,父母在外工作,就长期跟着奶奶一起生活。弟弟六岁左右,非常内向,在我印象中,他似乎没有说过一句话,我每天跟他打招呼,说再见,从未得到一次回应。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对他格外关注,依然每天锲而不舍地跟他讲话,逗他笑,可他始终波澜不惊,像个小大人似的板着张脸。这样过了好多天,在我说了无数次的再见之后,他终于腼腆地露出了笑脸,说了一句:“老师,再见。”当时真的觉得整个世界仿佛亮堂了起来。本以为他会从此对我展开心扉,可没想到,他依旧一张冷漠脸。我越发好奇,不知道那天的笑脸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而姐姐十二岁左右,她跟弟弟相反,比较外向,非常粘我,每天叽里呱啦能跟我说好些话,但却有其他老师反映说,这个孩子除了我之外谁都不愿意搭理,我知道这不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于是便刻意地疏远她。有一次午饭时间,她没有回家,不知为什么突然大哭起来,我不知所措。我一直都知道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孩子,却苦于找不到方法去面对她的敏感,那天,我送她回家,决心跟她好好聊一聊,可是说着说着,一看到她哭,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自那以后,她有几天没来上学,再之后便真的疏远了我。我不知道自己对她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但我知道,我始终没能好好理解她。

而如今,每当想起他们,我都觉得遗憾而难过,我责怪自己为什么在当时没能走进他们的世界,给他们紧闭而敏感的心灵一丝丝安慰。读完《儿童青少年叙事治疗》,我突然觉得,孩子们的心灵世界是那样地丰富而独特,我们应该有各种各样的方法去靠近它、接纳它并理解它。关注儿童健康,不仅是身体或物质层面,更重要的是,呵护他们的敏感心灵。

近年来,国内不仅有留守儿童的问题,更有屡禁不止的性侵事件、青少年自杀事件、校园欺凌事件等等,都在为我们敲醒这样一个警钟——必须时刻关注儿童心理健康。为此,我们不仅需要政府重视,完善相关政策法规,加强相关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的关注,从个人,到家庭,到学校,到儿童福利单位,都应该关注一些儿童心理治疗方法,由此去试着理解孩子们的内心世界,为其提供一个宽容而安全的治疗环境,让他们可以在其中释放自己,找到自己,并在适当的时候给予恰当的引导。

而在当今的大环境下,很多人喜欢一味地将成人的意志和规则强加给孩子,认为只要给他们物质上的饱暖就够了,他们从来不问孩子的心里在想什么。我认为在这样的培养机制下,只会造就出心灵麻木、情感匮乏的成人。他们的心就像一条小河,从小便得不到灌溉,慢慢地变得干涸,他们难受、焦虑、苦恼、反叛,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心灵的小河依旧得不到滋润,长此以往,难道他们不是会渐渐习惯这种干涸的状态吗?这种状态对于一个人来说,真是太可怕了;而对于一个社会来说,若其成员都是由一些在这种状态下成长起来的成人,不是一件更可怕的事吗?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