彗星般的光彩——《豪夫童话集》评论

时间:2016-11-24浏览:16设置

2016级儿童文学研究生  段艺旋

不到而立之年早逝的,会给世界留下什么?济慈、雪莱、勃朗特姐妹,有些人彗星似的一闪而过,却让世界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在儿童文学史上,威廉·豪夫就是这样一位不容忽视的作家。他从22岁开始写童话,25岁病逝,创作期只有短短三年,但他却是19世纪德国浪漫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童话不仅在德国家喻户晓,也被译成不同语言,被誉为“堪与格林童话相媲美的德语童话”。

格林兄弟搜集了德国流传了数千年的民间童话,把它们保存下来,“很久,很久以前”的的世界中,寄寓着我们内心深处的渴望,给我们安慰的是“王子公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圆满结局。威廉·豪夫的创作却不同,虽有几篇的写作素材来自民间,但却是他精雕细刻过的,整体是一部有个人风格的艺术童话。《豪夫童话》创作时,正值德国社会发生剧烈变动的时期,人们渴望赶上英、法的脚步,却也深深厌恶“金钱至上”的资本主义带来的肮脏和冷漠。豪夫对社会上的各种现象有深入的观察和独特的批判,他不去回避社会的丑陋面,而在真实展现社会的基础上,用巧妙、幽默的笔法寓以启迪和警示。本书的第一部分就是威廉在做家庭教师期间,为自己的学生创作的童话,他的童话适合青少年,尤其是对那个时代的德国青年,有种启蒙和鼓舞的作用。如《冷酷的心》,主人公彼得在出卖肉心,交换金钱之后,终于发现人间最美好的是一颗能感觉,能爱的心,于是在结尾处,他又换回了自己的心,回归了普通人的生活。虽有教育意义,但豪夫的童话却不会使孩子觉得呆板、无聊。《年轻的英国人》中,那么奇特,那么神秘的年轻人,原来是一只猩猩!豪夫以此批判当时德国人盲目媚外的愚昧和无知,但是故事讲述的整个过程吊足了读者的胃口,节奏越来越快,越看越奇特,等到谜底一揭开,作品前面铺垫的伏笔也一下子浮现在眼前,好像坐过山车一样,缓慢加速,突然掉落,旋转翻腾,最后松了一口气,恢复平静,这样的故事带来的不仅是新奇的阅读体验,其中的包藏的道理也是不言自明的。

看过《一千零一夜》的人,可能会觉得豪夫童话里“故事套故事”的结构没什么特别,但是能像豪夫一样,将故事串联得活灵活现,扣人心弦的,实属难得,不能不让人忍不住称赞他讲故事的天才。每一集中,轮流讲故事的人都有一波三折的故事,他们之间还有微妙的关系,随着故事的展开,他们好似随意地讲起关于某个人故事,作品结尾处才发现,原来那个传说式的主人公一直坐在火炉旁,讲完故事后还忍不住唏嘘的人,跟他还有另一段曲折的过往。

拿起豪夫童话,中途很难放下,吸引我的不止是惊心动魄的情节,还有那幽密的黑森林,神奇的魔法,人物的命运,甚至是讲述者脸上的表情。我就是被下面这段话吸引,掉进那个遥远而又神秘的世界的:

老爷,我出生是一个德国人,在您的国家生活的日子还很短,不会讲波斯童话或苏丹和宰相的有趣的故事,所以我只好冒昧谈谈我祖国的东西,也许能博您一笑。可惜我们的故事不如你们的高雅,即是说,不涉及苏丹和我们的国王,不涉及宰相或总督,啊,除非谈到士兵,我们的故事通常是平淡无奇的,在市民间流传着。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