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图时代”品味慢消费

时间:2011-12-29浏览:157设置



在“读图时代”品味慢消费












【主持人】  阿竹
    
    【嘉宾】
    
    梅子涵上海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  刘凤芯
    
    台湾中兴大学外文系专任副教授(中国台湾)  周翔
    
    《东方娃娃》主编  彭懿
    
    作家  现任职于浙江师范大学儿童文化研究院
    
主持人的话
    
    曾经,图画书是个新词汇。近两年,它走进了越来越多的中国家庭。年轻的爸爸妈妈们,不惜花费重金为孩子买来各种印刷精美的图画书,期待着它们为孩子的童年留下斑斓的印记。前不久,在上海师范大学内,一场首届海峡两岸图画书研讨会拉开序幕。由上海师范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梅子涵牵头,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以及日本的学者专家聚集一堂,探讨图画书的历史与阅读。
    
A  图画书,是孩子的第一本书
    
    主持人:今天的话题是从图画书展开的。关于图画书,梅子涵教授的解读特别诗意。请给我们讲讲。
    
    梅子涵:图画书是浅趣、生动的,颜色和形影立刻就令人兴味荡漾。一本书的阅读,一个故事的完成,似乎只在几口气的呼吸间。这让人喜欢,可这是不是也会成为被人搁到一个最不重要的书架上的理由呢?图画书,儿童文学的优质的图画书,难道是可以被搁放在一个最不重要的书架上的吗?所以,我们来看看它的高度,看看它的深度,看看那些浅趣间的遥遥远处。我们就知道了,我们这些“深刻”的人,站在它的面前,是多矮小。我们是矮小的。
    
    主持人:在这样诗意的思考中,我们开始今天的图画书之旅。首先,我们要弄明白什么是图画书?图画书和绘本是一回事吗?
    
    周翔:对于图画书,是西方对童书的称谓。绘本这两个汉字组成的词是源自于日文,意思就是图画书。现在,图画书与绘本这两种称谓常常被混用。而图画书阅读的族群也不限于儿童,读者群扩展到青少年、成人。
    
    图画书不同于一般的有图有字的读物,它对语言、绘画和二者的构成形式,均有特定的规范和要求,我粗浅地归纳了一下图画书的标准,并不精确,但我们必须先要有一个尺度,才能去衡量图画书作品。1.绘画语言具有“说”故事的功能。2.以“文+图”的形式呈现,绘画语言与文字语言相互补充,具有互动的协调关系。
    
    主持人:作家彭懿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赴日留学,并且在日本第一次接触到了图画书。后来他花了几年时间专门写了一本有关图画书的书,并且开始了相关的讲座。
    
    彭懿:图画书是孩子的第一本书。每一本图画书都是一个美术展览。许多优秀的画家,终其一生也只画那么几本图画书。每一本都是精品。一个年轻妈妈如果没有给孩子买过图画书,那她或许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主持人:你给自己的孩子买过图画书吗?
    
    彭懿:很遗憾,在孩子十岁以前我一直都在留学,所以没有机会为孩子买图画书。所以我经常跟年轻的妈妈们说,千万不要留下我那样的遗憾。
    
    主持人:读图画书有什么特别的讲究吗?有些妈妈急于让孩子在阅读的时候多认字。这样做合适吗?
    
    彭懿:图画书不是给孩子自己一个人读的书,是家长读给孩子听的书。读图画书是有技巧的。一位年轻的妈妈给孩子买了本图画书,回家后,她可以先告诉孩子,妈妈买了书给你,然后把书给孩子,让他自己先看一下。大约过一两天,孩子已经看过了这本书后,妈妈就可以让孩子拿着书把书里的故事讲一遍。这个时候孩子是通过画面来理解故事的,他可能会说错很多东西,但是没关系,千万不要批评孩子。再过一两天,妈妈可以找个时间,最好的时间是临睡前,依偎在被窝里,这个时候妈妈拿着图画书,让孩子看着画面,然后妈妈把故事完整地讲一遍,让孩子可以正确理解图画书的故事。之后,再过一段时间,妈妈可以再让孩子把图画书里的故事讲一遍,这时候你会发现,孩子丰富了许多细节。
    
B  图画书,成年后再读能品出更深的意味
    
    主持人:我发现一些精美的图画书里,往往内涵丰富,有的甚至会用后现代的手法来表现。这些不是几岁的小孩子可以理解的。
    
    刘凤芯:原则上,图画书是针对儿童读者而创作出版,但因为图画书是成人为儿童所写所画,所以字里行间、色彩与线条之间,往往难掩成人的所思所想或成人对儿童的想象与期望,所以我认为成人也可以是图画书的读者。甚至,我个人觉得大部分的图画书,图像或许呈现某种可爱的稚气,故事情节与叙述内容或许也在儿童生活经验与理解范围,但骨子里其实仍是针对成人读者而来――尤其是那些被视为经典的图画书。
    
    主持人:是否可以为我们举几个具体的例子?
    
    刘凤芯:比如,西方图画书的代表,英国图画书作家波特女士所创作的《小兔彼得的故事》。大多数人都认为波特女士书籍的袖珍版型,是基于儿童手形大小的考量。不过我越是反复阅读《小兔彼得的故事》及其他两本围绕彼得家族的故事:《小兔班杰明的故事》《班家小兔的故事》,就越发觉得兔子彼得及其表哥班杰明,在故事中的行为表现和描写方式虽比拟人类儿童,但这三本系列作品,在我看来讲的却是父权社会下,同一家族两个家庭,因为不同性别掌家,而形成社会经济地位和景况境遇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
    
    主持人:可见一本优秀的图画书,假如孩提时代读过,等到长大成人回过来再读,定能读出不同的味道。周翔先生是一位资深的图画书画家和作家,您有没有印象特别深刻的图画书?
    
    周翔: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有台北画家陈致元的《想念》。它是一本无字书,是陈致元图画书出版的处女作,现在看上去有些青涩,但因为是画家在回乡扫墓时真实的情感体验,所以会令人感动,尤其是里面寓有清明扫墓的传统,相比欧美日本、的绘本,更贴近中国的文化。
    
    对于成年人来说,有些绘本会触动他童年的记忆,让自己温存或快活起来。有些正像陈致元所说的,会起到治疗的作用,把人的心灵中一些粗糙的部分变得柔软。有些图画书因为有创作者的智慧,而让人豁然开朗。因为每本图画书的气质不同,所以没有办法统一出一个功能,但相信经常读绘本的成人或孩子,他的情感体验会更加丰富,而让自己的生活也生动起来。
    
C  图画书,不是“读图时代”的快速消费品
    
    主持人:说起成年人也爱读图画书,很多人马上会联想到一个词“读图时代”。在今天,许多成年人已经不耐烦阅读文字,而宁愿通过看图的方式获取信息。在之前的采访中,曾有读者指出,如此读图会导致大脑的退化。图画书,和“读图时代”的产物是一回事吗?
    
    刘凤芯:您所提大陆都市人近来喜欢看图胜过文字的现象,在台湾也出现。几年前由香港来台发行、以图片取胜的《苹果日报》,现在成为台湾发行量最大的报纸,并迫使原先以文字为主的其他报纸随之改变,正是人们阅读习惯改变的证明之一。我觉得人们阅读现象的改变,与社会体制变化、经济发展速度、信息的流通与需求等均有关,是挡不住的趋势。而倘若图像时代已是现在与未来的阅读趋势,我认为比较积极的讨论方向应该是如何协助读者认识文字以外其他载体所具备的表达潜力与沟通方式,并加强读者响应与解读这些不同符号系统的能力――比方,图像语言的了解与诠释。
    
    我设想抱持文字独大观念者,大概特别会对当今社会所充斥的图像与人们趋之若鹜阅读图像感到焦虑,连带否定儿童阅读图画书以及图画书文类。但我认为此一反应有过虑之嫌,因为儿童不可能只读图不读文字;况且,目前学校教育大部分课程仍侧重文字系统的表达与诠释,图像语言的阅读教育依然普遍受到忽视。而当我们讨论图画书时,所指称的图画,是具备叙事能力、最好还能够延伸文字意涵甚或颠覆文字意义的画面,因此儿童透过阅读图文对照或图文互补的图画书,不仅能趁机培养图像阅读的能力、并能具体理解图像与文字符号系统的特长及其差异,对于人类思维的广度与灵活度而言,应是助力而非阻力。
    
D  本土原创图画书正在起步
    
    主持人:书店里图画书并不多。如果年轻的妈妈们要为孩子买图画书,该通过什么渠道?
    
    彭懿:书店里的书放在架子上很容易被翻旧,所以很多出版图画书的出版社不乐意给书店发货,通过网络,可以买到很多精美的图画书。因为图画书比较昂贵,所以在买之前,最好先去查看一下相关的书评。
    
    主持人:现在可以看到的图画书有相当大的部分是引进国外的经典图画书。中国大陆原创的图画书比较少。和欧美国家相比,我们的原创图画书处在什么水平呢?
    
    周翔:我们都知道图画书起源于西方,诞生于19世纪后半叶的欧美。1658年,捷克教育家扬・阿姆司・夸美纽斯出版的《世界图绘》,被公认为是欧洲最早的带插图的儿童书。《披头散发的彼得》是世界公认的第一本图画书,在1844年由德国心理医生为自己当时三岁儿子写的一本童书,1845年正式出版。在亚洲,图画书发展得比较好的国家和地区有日本、韩国、我国的台湾。日本的图画书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起步,至70年代崛起,目前已成为图画书的大国。韩国的图画书从上世纪70年代启蒙,当前发展势头迅猛。我国台湾地区的图画书大致从20世纪60年代后期开始起步,至80年代后渐入佳境。
    
    而在中国大陆,图画书目前仅为起始阶段或称之为复兴。同我们目前所能看到的国外优秀图画书相比,中国的原创图画书大多呈现出青涩和幼稚的现状,这是实话。但是从这青涩的自发的创作中,我们能够看到可喜的真诚。从五四新文化启蒙至今,在一百年不到的中国现代文明进程中,图画书是非常寂寞且边缘化的一支。它几乎一直都没有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门类。薪火传到这一代,在西方和日本的先进图画书理念和教育理念的催生下,图画书终于被前所未有地重视起来,这是可喜的事情,但我们必须保持自己的方向,基于中国的文化特质,在中国的文化土壤上成长出优秀的图画书。
    
    主持人:发展中国大陆原创图画书,目前来说最缺的是什么?
    
    彭懿:我们的图书编辑大多没看过图画书,不懂得图画书,我想这一现实是我们必须要面对的。我们的出版人、图书编辑应该去补上这一课。
    
【结束语】
    
    “图画书”正在成为我们的新词汇。它从很远的地方来到了我们的生活里,成为成年人兴致勃勃购买着的物品;成为孩子们手里珍惜的故事。翻过一页又一页,图画书在成年人的阅读中也成为喜悦和感动,成年人知道了,原来这喜悦的书不是只属于孩子的,也属于大人,属于世界。就像一位热爱图画书的学者所说的,图画书,让孩子在童年爱上阅读,在成年后心里多一份纯洁。
    
    在享受来自西方的经典图画书的同时,我们也期待着有一天,我们可以同世界分享我们原创的经典图画书。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