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儿童福利和儿童福利政策――儿童福利政策发展取向

时间:2011-12-29浏览:213设置



在儿童福利问题上,政府社会和家庭的责任划分一直是影响福利政策取向的关键。随着社会的变迁以及家庭结构的改变,家庭对于国家提供社会福利的需求更为迫切。同时,政府与家庭在儿童福利上的的职能分野也引起了日益广泛的争议。研究表明,在历史上,围绕以社会手段满足个人需求的程度以及国家对于家庭责任的制约,儿童福利政策的发展呈现了四种取向,分别为:自由放任主义、国家干涉主义、尊重家庭与双亲权利及尊重儿童权利与自由。

        第一种是自由放任主义及父权制的儿童福利政策。这种观点强调政府应尽量避免介入家庭事务,儿童照顾应为家庭的权责。此观点起源于十世纪,但在二十世纪仍被广泛的采用。自由放任主义又称最少干预主义,是指政府应尽量减少扮演照顾儿童的角色,尊重双亲与孩子关系的隐私权与神圣性。这一观点与父权制相结合,承认成年男性的权力凌驾妇女儿童之上。在这种的理念下,父亲的角色被界定为工具性与任务性取向的,属于公共领域的世界。妇女则被分属于家庭私有领域,必须在家中承担照顾老人、儿童或丈夫的责任。妇女若投入劳动市场则是触犯男女分工的戒律,常会受到道德的谴责。因此,自由放任主义虽然强调基于家庭的私秘性而不应干预,但它在实质上确立了一种详尽的分工体系,因此,虽有部分学者同意若是儿童接受极端不适当的双亲照顾时,应予以特殊安置,但仍坚持家庭的权力与家人的关系不容被剥夺,强调家庭与政府角色的分立。持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国家对于儿童照顾的角色应遵守二个基本原则:一是坚持最低干预原则,越是有为的政府越应尊重家庭的自主性与个人的自主权,这对政府与家庭都是有益的;二是父母对养育子女的方式有充分的决定权,政府的介入弊大于利。政府如需介入,应以儿童福利为优先考虑,应确信每一位儿童均有法律规定的监护人来保障其权利。在具体的儿童安置问题上,这种取向强调尊重家庭自主性原则,提供自愿、非强制性的服务原则,有限干预的原则,限制最少的原则,保障父母法律权的原则,决策清楚明确的原则等等。

 

        第二种是国家干涉主义及儿童保护的儿童福利政策。这种观点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政府介入福利事务有密切的关系。国家干涉主义,是指政府应积极地主动介入家庭事务,避免儿童遭受不适当的照顾,以儿童福利为优先考虑,即儿童保护主义。国家干涉主义强调儿童的重要地位,双亲的权利与自由则在其次,当儿童接受不适当的照顾,尤其是被虐待时,政府应以儿童的利益为第一优先,并应通过立法及国家权威力量对儿童加以保障。这种观点还认为,父母并非是儿童永远的资源,有责任的父母才能有持久的付出,而这种责任关系并不一定要建立在血缘基础之上,当生身父母无法妥当照顾儿童时,高品质的替代性照顾是绝对必要的,政府可以对不胜任的父母采取强制带离儿童的措施。这种观点强调政府公共权力介入的合理性,政府应对儿童教养的监督及干预工作表现得更为积极主动。在这种观点之下,儿童不再被视为父母永久的财产,对于儿童,父母应以一种受托者的角色用心经管,以儿童福利为取向,若父母未能提供适当的照顾,则此经管权将由国家强制收回,并交由更适当的人负责。虽然这种观点比自由放任主义观点获得了更多的支持,并且切实通过立法及国家行为积极保障了儿童福利,但它忽视了儿童家庭与子女间的亲情连结,过于强调对于亲权的剥夺,也会带来相应的负面影响。

 

第三种是尊重家庭与父母权利取向下的儿童福利政策。这种取向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福利国家的扩展有密切的关系。这一派观点强调家庭对于父母和儿童的重要性,认为这种亲子关系应尽量得到维系。政府所扮演的角色既不像自由主义那样消极,也不是象国家干涉主义那样积极,而在于支持家庭,保护、维护家庭的发展。这种观点与自由放任主义虽然同样强调政府有限的干预,但其重视儿童与父母生理性与心理性连结的价值,强调在尊重父母养育子女的权利的同时,应重视父母与孩子彼此之间的情感性需求;而与国家干涉主义相比较,这一取向强调国家干预并非是强制性的,政府是以支持家庭为主的介入角色,需避免政府职权的过度扩张,若采用替代性照顾方式,儿童应尽可能与自己的家庭保持密切联系,争取重返原来的家庭。政府应提供包括对低收入家庭、单亲家庭的协助,对双职工家庭的托育服务等等照顾儿童的方案与服务,以支持并维系家庭功能。

 

第四是尊重儿童权利与自由取向下的儿童福利政策。这一派观点认为,孩子和大人一样,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儿童的观点及想法应受到尊重与肯定,儿童应被赋予更多的相同于成人的地位,以减少来自成人的压制或不合理的待遇。因此,应通过法律与政策来保护儿童,确保儿童的权益。这一派观点并未明确指出儿童是否应像成人一样承受压力与责任,不过,赋予儿童较多的权利与自由,给予他们表达自身的感受、看法的机会是这一派观点的基本共识。这种取向所提倡的价值理念,特别是较极端的观念,如儿童被赋予类似成人的地位等,在目前各国的儿童福利法律与政策中尚未真正落实。把儿童视为独立的个体,尊重儿童的观点、感觉、期望、选择与自由,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走向。但是,儿童是否足够成熟,可以独自做决定也是人们争议的中心,过分强调儿童的自主性和自我决定权,是否能够保证儿童健康全面的发展,仍然是需要慎重考虑的问题。

 

现代儿童福利既是传统文化和观念的产物,又是现代社会结构的组成部分,体现在儿童福利政策上的不同价值取向,是人类社会进步的一种表现。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