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英萍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策略和应急机制研究》2009

时间:2009-12-21浏览:385设置



近年来,发生的多起自然灾害和意外交通事故以及校园伤害事件,使得创伤后心理危机干预成为社会学、教育学和心理学共同关注的焦点。其中,儿童作为危机干预的弱势群体,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综观国内外对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研究,国外和我国港台地区的研究较为系统和深入,我国大陆在这方面的研究刚刚起步。我们对国外和港台地区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研究和举措进行了深入的分析,认为可以从灾后儿童的心理应激反应、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主要理念和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策略三条主线展开研究。

1. 灾后儿童心理应激反应的研究

危机过程中,无论直接或间接接触危机创伤事件的受害者、幸存者、目击者与救援者,常会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简称PTSD)。在临床上常见的PTSD症状包括:重现创伤经验、逃避任何与创伤有关的刺激和持续醒觉增加等(陆汝斌,1999)。根据文献研究,在心理危机高危险群(有家属罹难者、精神病患、重伤者、无依老人和儿童)中,影响最大的是儿童(Farberow & Frederic1978)。Roje1994年洛杉矶大地震后发现,中、小学的儿童普遍遇到的问题是有关“安全感”的问题。因此,当孩子们身处在危机事件中,目击到生活环境中事物的毁坏与人们的死亡时,我们若不加以处理,其创伤所带来的伤害,可能持续一生 (Gregorian et.al.,1996)

一些实证的研究支持了危机事件多年影响儿童心理健康的假设。以亚美尼亚1988年的大地震为例,Louis & Robert (1994)的调查发现:地震一年半后,129名青少年有明显的PTSD,且地震发生时越接近震中(灾情严重)者,PTSD越严重。同时,GoenjianPynoos & Steinberg (1995) 也发现:218名三个不同城市的学龄儿童于地震一年半后,仍有明显的PTSD、忧郁症、分离焦虑症;而NajarianGoenjian & Pelcovitz (1996) 的研究则发现:地震二年半后,灾区的儿童明显比非灾区的儿童有较严重的PTSD、忧郁症、行为困难等问题。 GoenjianSteinbergNajarian & Fairbanks (2000) 则针对同一群受试,于地震一年半后和地震四年半后,进行二次的心理症状评估,发现在这三年内,这些受试的忧郁症状有减轻,但是PTSD并没有减缓。地震过了五年后,Goenjian & Yehuda (1996) 针对住在二个离震中不同距离的城市中的37位青少年进行调查,发现住在离震中较近距离的青少年仍有较明显的PTSD

对于儿童心理危机根源性问题的研究,Fullilove等人认为从儿童所可能遭遇的问题来看,不管是自然灾害,或是家人、亲友、同学受伤或死亡,以及个人的发展性危机等,都严重破坏个人对生活环境的熟悉感,而此种因熟悉而习惯的生活方式、社会支持系统,以及对环境的安全感遭受破坏时,将使个人持续处于混乱、不安、失去方向的状态(Fullilove, 1996 Passi, 1991, 引自萧文,2000)。Van der Kolk认为,危机事件致使个人情感的连结受到突发的、无法控制的隔绝;因为基本安全及信任感的破坏,使得个人极易放弃从与他人的接触中得到心理满足的希望和行动(Van der Kolk, 1987)。Erikson1976)在研究Buffalo Creek的水坝爆裂事件中就发现,集体的创伤会摧毁个人原本社交生活的结构,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生命共同的感受(sense of community)也会遭受破坏。这会使得人的生活士气低落、失去未来感,也因为对自己受到如此伤害而感到羞愧、恐惧和无法信任,甚至对于外界没有给予协助而感到气愤,因而对人与人的关系失去信心,进而割断人际之间的连结、逃避其原先所具有的社会支持系统(引自van der Kolk, 1987)。

由上述文献及相关研究得知:经历危机或伤害事件的经验,将持续影响着儿童的心理与生活。尤其是PTSD很可能成为长期、慢性症状,并且并发其它的心理疾病。对于儿童心理危机的干预,帮助儿童宣泄心理的不良情绪、重建他们心理的安全感和社会支持系统、恢复他们对未来的信心和希望这四个方面非常重要。

2.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理念和策略

从国外心理危机干预的理念发展趋势来看,创伤后儿童心理危机干预开始越来越强调发展性辅导的理念:即心理危机干预不是消极的协助个案将“症状”消除,而是更积极地协助儿童建立更健康的个人保护机制,即复原力(resilience)(萧文,2000)。我们期待儿童能学会运用现有的状态,重新建构一个能自我照顾、自尊与健康的自我。因此,心理重建历程是协助人们重建创伤经验,并能在治疗的过程中开启个人潜能。

从心理危机干预的途径上而言,主要有三大途径:一是采用个别咨询和小团体治疗的形式。这种方式针对性强,主要针对表现出严重PTSD症状或目睹灾害现场的儿童,这种辅导需要专业的咨询师提供心理危机干预,干预方式比较深入;二是采用团体疏导形式。团体疏导主要针对PTSD症状不明显,但是在情绪、认知或行为上受到一定影响的儿童,主要通过学校的教师在学校的班级中进行。三是通过心理自助读物的形式。心理自助读物主要采用文字、图画等形式,通过儿童自读(或者教师指导阅读)的形式,是一种更加普及性的心理危机干预途径。然而,虽然存在这么多的途径,在遇到危机事件时,如何将这些途径整合成一个有机的系统,并能在危机事件后迅速地启动相关应激机制,使得儿童心理危机干预能有条不紊地开展起来,是决定心理危机有效性的关键。

从心理危机干预的策略上而言,综合国内外采取的心理危机干预策略,如认知疗法、沙游治疗、绘画疗法等等,我们认为可以归纳为三类:谈话式、艺术式(借助艺术表现形式)、游戏式。在这三种方式中,艺术治疗被认为是一种易于为创伤后儿童接受并成功治疗PTSD的治疗介入模式(Gregorian et.al.1996Johnson 1998Roje 1995Stronach-Buschel1990Zambelli, et.al.1994)。艺术治疗 (art therapy) 是将人们潜藏在内的创造力唤起,运用故事 (storytelling)、绘画 (drawing)、游戏 (play)、写作 (writing)、心理剧(psychodrama)等方式,通过治疗师的协助,帮助儿童将其未说出及尚未解决的冲突表达出来,同时使人们的认知、情绪、创造力重新复苏的过程 (Beverly1997)。因为创伤后有很多儿童不愿意分享自己的受创经验,因此通过故事、绘画等形式来呈现是一种强而有力的治疗方式(Norman, 2000)。Stronach-Buschel (1990)认为要重新开启儿童视觉的沟通形式,他依据Winnicott的客体关系理论中的过度空间 (transitional space) 概念来看艺术治疗,也就是在艺术感受和表达过程中,可以帮助孩子将内在、外在世界联结起来,唯有在这样的空间中,儿童才可重复的将自己创伤的感受在艺术中不断实验、表现出来 (Johnson,1987)。由于艺术治疗是经由非口语的沟通技巧,透过画图、可视化的方式来处理人们情绪上的压力,因此应用在灾难中的儿童是特别有效的Roje (1995)曾以艺术治疗中的故事治疗和绘画治疗为介入策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进行地震灾后的儿童心理危机干预工作,显示出较好的干预效果。

3. 国内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从目前国内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状况来看,尚存在许多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创伤后儿童心理危机状况被忽略。由于儿童认知发展和语言表达的局限性,创伤后儿童心理危机干预往往被忽略。虽然2008年在四川地震事件中,儿童的灾后心理危机开始受到重视,但是从危机干预的比例和媒体报道来看,我国心理危机干预的儿童保护意识尚不够。二是创伤后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策略专业性不强,儿童心理危机干预大多数采用谈话式和游戏式辅导为主,缺乏干预有效性的论证,且专业人员不足。三是我国目前缺乏一套有效的心理危机干预应激机制,尤其是针对创伤后儿童的心理危机干预机制和体系,使得危机事件后的干预缺乏系统性和可操作性。

因此,本研究拟从理论和实践层面探讨我国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策略,并尝试建立一套儿童心理危机干预的应急机制。


同栏目信息

热点信息

Copyright © 2004-2016 中国儿童文化研究院 管理入口
地址:浙江省金华市迎宾大道688号 E-mail: et@zjnu.cn 感谢浙江师范大学网络办提供空间和域名